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玩物丧志(H)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7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陈幸像听到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大爷,你拿我当凯子啊?”

    说完就要走,举牌大爷赶紧拦住了陈幸,跟他说:“五十,不能再低了。”

    小旅店在机场不远的地方,陈幸上了带客的中巴车,等了一会儿,车上攒足了六个人,一起往旅馆开去。

    有两个也是来北京旅游的小姑娘,看着陈幸吃吃笑,跟他搭讪。

    陈幸被冷风一吹,精神好了一点,回着姑娘的话,也没了困意。

    这时他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林修承,他不接也不挂。

    一个瘦一点的姑娘问他:“诈骗电话吗?”

    陈幸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俄罗斯拨来的,鬼知道是什么。”

    中巴车晃晃悠悠开了十几分钟,到了一个矮楼边。

    林修承也很冤。

    他和瑞士人辛辛苦苦谈了一个整天,签完约改签了机票提早回家,打开主卧的门,只剩床头半条铁链。

    陈幸为什么能跑这么快,因为他想去哪儿都行。

    林修承为了给他长个记性,和所有教训不孝子的亲爹一样,停了他的信用卡,打算像陈幸晾他一样晾他几天。

    不过在陈幸第一次刷酒店没刷成的时候,林修承就后悔了。

    他的宝贝给他折腾出一身青青紫紫,总不能叫他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啊。

    陈幸每一张卡都试了一次,林修承脑补出他站在柜台前可怜的模样,叫林森又把陈幸卡给开了。

    但陈幸再也没刷过一次。

    面临陈幸的事情,林修承永远在打自己脸,开了卡陈幸不刷,他又想,两人玩你跑我追这么多回,也不差这一次了。

    陈幸在小旅馆狭窄暖气不足的单人间里凑合睡了一觉,起来揉着眼睛,正巧蒋正真给他打电话。

    “陈幸,我在三亚呢,刚下飞机,找我干嘛?”蒋正真的大嗓门从话筒里传出来,孤苦无依的陈幸抱着手机说不出话来。

    他窝在房里休养生息,嗓子干的冒烟,身体不适应北方干燥的寒冬,到了晚上,陈幸终于发起了低烧。

    他这种被吃了药的林修承干了一整夜躺了一天还能坚持从伦敦跑回北京的天赋秉异的体质最终还是输给了祖国北方的气候。

    晚上林修承给他打电话,陈幸接了,他声音又低又哑,自己觉得没什么,听在林修承耳朵里,就让他觉得陈幸离了他一天也过不好。

    “你在哪儿?”林修承问他。

    他在陈幸刷过卡的酒店大堂里站着,给陈幸打电话。

    “不能告诉你,你要找我算帐,”陈幸吃了退烧药,脑袋不清不楚,拒绝透露位置。

    陈幸换了手机,林修承就没有再装他的定位了,要如果不在这家酒店,这么大个北京城,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陈幸的状态让林修承很担心,放软了语气哄他:“我骗你的,我能找你算什么帐,你不在W酒店里吗?”

    “嗯,”陈幸坐起来,喝了口水,觉得自己好些了,反问林修承,“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吧。”

    被林修承看到他住这里,明年一整年都过不好。

    林修承听陈幸问,索性开了间房,把房号发给陈幸。

    陈幸来的很快,手里提着双肩包,敲开了林修承的门,自顾自往里边走。

    林修承看着陈幸无精打采的样子,叫他站住。

    “你到底跑什么?”他无奈地问,“我会吃了你吗?”

    陈幸把包一扔,坐在床沿,看着他不说话。

    林修承走过去,说出自己反复想了很久的疑问:“陈幸,你是不是后悔了?”

    陈幸皱了皱眉,依旧不回答。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林修承走到陈幸面前,伸手抬起他的脸,叫他看着自己。

    陈幸终于开口了,他带着室外的凉气,冷冰冰地问:“什么机会?”

    “让你从这扇门里出去的机会,”林修承告诉他,“如果今天不逃,以后你再敢跑,我就把你腿打折,让你坐在轮椅上,要去哪儿都要求我推着你。”

    陈幸想了想,骂了林修承一句有病,倒在床上,蜷起身子睡了过去。

    他想告诉林修承,他跑这儿跑那儿,恰恰是太过缺乏安全感,不想听见林修承成年人式的拒绝。不过这种示弱的坦白并不是他的风格,他便没有说出口。

    林修承看着陈幸温温顺顺躺在他的床上,也走过去在他身边躺下来,吻一吻陈幸绵软的嘴唇,陈幸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伸手和他握着,一起睡了一个回笼觉。

    一觉起来,两人都饿了,陈幸说要去吃夜宵烤鸭,走到电梯旁,林修承接个工作上的电话,陈幸就先下楼去大堂等他,电梯门一开,见到了一个没预料到的人。

    他的生父陈子安,穿着西装和羊绒大衣,和他对视,彼此都意外地愣了一愣。

    陈子安这次一个人回国,家人不在身边,叫陈幸时就带了些急切和亲热。

    陈幸斜睨他几眼,任他拉着自己在一旁的等候沙发上坐下。

    “你最近怎么样?”陈子安问他,“林先生让你回国了?”

    陈幸并不想和陈子安交流自己的隐私,含糊地点点头。

    陈家欠林修承那一笔债务,林修承念在陈子安生下陈幸的份上,给他们销了帐,陈家在北京的另一个项目回报还可以,家里有了起色。

    想到是陈幸用身体换来的陈家的希望,陈子安心理有一丝愧疚:“如果你需要什么,尽管跟爸爸开口。只要爸爸能做到,都可以给你。”

    说着便解下自己腕上的表,塞进陈幸的手里:“这块表你拿去卖也行,自己带也行。”

    陈幸冷冷地看着他,手里松松地放着块旧表。

    “我妈妈是谁?”他问,他只想知道一个问题。

    陈幸大概是唯一一个不清楚真相的人,陈子安一滞,刚想回答,看见了陈幸身后,向他们走过来的林修承。

    林修承压根没注意到他,走到陈幸身旁,俯身下去,亲了亲他的脸,把他带起来,问他:“想好吃什么了吗?”

    “碰到傻逼了,吃不下饭。”陈幸说。

    陈子安的脸色变了:“陈幸……”

    林修承这才看到陈子安,他心里不耐,每次陈幸见了陈子安都得低气压几天,这次两个人聊了几句,后果可能更惨烈。

    他礼貌地同陈子安握了握手:“陈先生,很巧。”

    陈幸张开手把陈子安送他的表给林修承看:“傻逼送我的。”

    林修承接过去,看了看,忍不住笑了,将手表还给了陈子安:“谢谢陈先生的好意,我还不至于让陈幸缺这些东西。”

    说完就领着陈幸走了。

    走在路上,他告诉陈幸:“宝贝,你有我就够了。”

    陈幸点点头,认真的说:“嗯。”

    19.

    陈幸圣诞假期结束,就要回美国上剩下的一个学期课程,还要申请大学,这回林修承没让他一个人走,陪着他去了三藩市。

    顾擎晚上叫陈幸一起吃饭,看见林修承站在他边上,愣了半天,道:“还以为你们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呢。”

    又问陈幸:“你去摩洛哥</br></br></br>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