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大侠请留步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擒贼先擒王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苏乞金终究还是听从了白展堂的安排,将九个百人队都召集了起来列阵。

    苏乞金之所以最终没有坚持多留下几个百人队来护卫白展堂,是因为他自己也认为白展堂的没错。面对三百多人亲卫队,即便是武功高强的大当家的,也要避其锋芒,不能正面冲阵。故而若是白展堂真的受到攻击,有三百多人的亲卫队护卫在身边,而且距离自己又不远,难道还会坚持不到自己的救援

    尽管苏乞金不认为白展堂能在三百多亲卫的护卫下出现什么闪失,他还是招过来亲卫队的统领叮嘱一番,让其多派出几队哨骑尽可能远的探查周边的情况。

    这次的撞阵算上苏乞金本人的亲卫,足足有千人之多。他将其分为三路,两翼各安排四个百人队,拉开阵型在两翼略过施加压力,一旦武功高强的令狐二人离开侧翼支援正面,便要就势冲进车阵。而在正面则安排了一个百人队拉开距离,策马撞击正面的大车,争取撞出几条通道,自己则带着亲卫跟随其后突击进去。

    苏乞金召集起众百夫长分配各自的任务,并要求他们带队一鼓作气冲阵而过,绝对不要停留恋战,跟随自己反复冲击那支的车阵。

    上千人的骑兵,在苏乞金的布置下列好阵型,缓缓驱动坐骑,跑着慢慢加速。

    在两翼的骑兵,三人一排以正常间距奔驰,可在两翼之间却五人为一排,两排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两翼的三倍,这是为了在前排撞上车阵后给后排的人一个缓冲反应的时间,整个阵型从高处看就像一个长梯。

    整只骑兵队渐渐将马速提到最高,以雷霆之势撞向不远处的那个宽不足二十米的车阵。在正面的最前方竟然还有一支数十人的敢死队排着密集的队形,向着横列的大车径直撞来,那赫然是在试探中幸存的三十余骑。

    急速奔驰的马队轰然撞上横列着的大车,顿时人仰马翻。三十余骑几无幸免,而横列着的大车即使上面压着一箱箱沉重的金锭没有侧翻,却也被撞得歪七扭八,露出了缝隙,后续的骑兵则继续纵马撞击,并跃下战马冲向那窄的通道,意欲杀进车阵步战掩护后面的同袍搬移破坏车阵。

    令狐见刚一照面,正面就几乎被突破,急忙扑上去补漏,屠戮那些下马的飞云骑。但是,他才刚刚离开,侧翼就被两个骑兵伺机突入进来。

    令狐抓起一个面前的敌兵甩手将一个突进来的骑兵连人带马砸翻在地,同时脚下挑起一具死尸撞翻另一个,转头冲着一旁的马钰吼道:“你去侧翼,这里交给我”

    轰隆隆的马蹄震耳欲聋,令狐等人在的车阵中支撑的摇摇欲坠辛苦异常。仿佛是度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般漫长,整只骑兵才掠过整个车阵,留下了一片狼藉。

    这次冲阵,飞云骑又损失了近百人,不过大部分都是在一开始撞阵和步战时损失的,在消耗了足足五六十条人命撞出一条通道后,呼啸而过的骑兵让令狐等人应接不暇,对飞云骑造成的杀伤低了许多。

    “家主,我们死伤了三人。”飞云骑跑远后,马钰统计一下现状,声音低沉的报告给令狐。

    令狐扫了一眼众人,几乎人人带伤,马钰明显没把轻伤包括在内。

    胡老三被削掉了一只胳膊,已经昏迷了过去,赵二虎正在一旁照料。而旁边还有两具尸体平放在地上。

    “赶快整理车阵,把大车和障碍物都摆好了”令狐使劲咬了下牙,压下情绪吩咐众人抓紧修复车阵。

    在不远处,穿阵而过的飞云骑已经在调转马头,开始重新列阵了。

    苏乞金故技重施,依然摆出刚才的那个冲击阵型,当头依然有二三十敢死队密集排列,准备冲撞横列的大车,只不过他这次没有跟在旨在冲撞车阵的中路,而是带着亲兵转移到了侧翼。

    苏乞金这是胆怯了。他刚才跟随在中路后面冲击车阵,亲手斩杀了一人,但是,他却差点被令狐给宰了。为了救他,短短的一个照面的功夫,就有五个精锐的亲卫死在了令狐手中。轻抚了一下发闷的胸口,对刚才被令狐劈飞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看着令狐他们用有些破损的大车和滞留在车阵附近的马匹又勉强组建其的遮掩体,挥手下令发起冲击。

    “进攻掠阵而过时把那些马匹都赶走”

    轰隆隆的马蹄声再次响起,疾驰而来的飞云骑再次撞上令狐等人勉强筑起的车阵。

    横列在后方的大车上装的大都是些珍奇珠宝等物,根本就没有前面大车上那一箱箱的金锭般沉重,哪里经得起这般猛烈的碰撞顿时被疾驰而来撞得翻倒,大车上的箱子也一个个倾覆在地。

    亏得倾覆的宝箱将各种贵重珠宝散落的满地都是,引起了飞云骑的混乱,不然令狐等人就都要淹没在马蹄中了。

    匪性毕露的飞云骑在苏乞金的强力弹压下,留下一地的狼藉,再次穿阵而去。

    令狐看着狼藉的车阵,死伤惨重的家丁,默然无语。这就是军阵的威力,任你武功如何高强,在猬集成群的集团冲锋下,也要落得个仓皇而逃

    “家主,包括胡老三他们两个重伤的,弟兄们就剩下五个人了”马钰呜咽着禀报道。

    “家主,我们得想个法子脱身了。若是他们再像这样来上个两三次,我们的人恐怕就要死光了。”刘瑾也凑到了令狐身旁,开口道。

    令狐站在狼藉的车阵中,遥望着已经返回到对面原来地方的那乌压压一大片骑兵。

    此刻那里充斥着哭喊求饶声,一颗颗人头滚落在地。显然他们在整肃军纪。

    在白展堂带着亲兵队的配合威压下,一个个刚才带头哄抢的头目哭着喊着被苏乞金拉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刀枭首,除了被拉出来行刑的人的哭喊声,整个军阵中鸦雀无声,参与争抢的人一个个站在军阵中瑟瑟发抖,生怕被点名拽出去。

    “照他们这样整,我们怕是下一轮都不好撑。”刘瑾站在令狐身边,同样看着对面苦笑道。

    听到刘瑾的话回神的令狐冷哼一声,一指对面的白展堂,冷声道:“哼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逮住了他,一切都好”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