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湛宝书网(34)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我在古代直播带货洛湛 作者:作者:洛湛
洛湛宝书网(34)
顾泽云的那些衣服, 料子其实都很不错, 不算顶好, 但也绝对不差,对方本来就是个不差钱的主。
虽然日常生活里顾泽云一直表现的很低调,但确实是不差钱的。
尽管如此,新衣服的计划,沈千屿也还是算了他的份儿,毕竟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
把之前那批扎染t恤发货后,沈千屿和郭秀娟凑在一起,做了三件衣服。
古代的服饰,从款式上来说,比现代的款式要复杂不少,他们日常穿的衣服,自然也是以当地流行的款式为参考来制作的。
顾泽云那件衣服是沈千屿亲手缝出来的,他现在缝衣服的水平虽然还没有郭秀娟那么厉害,但缝出来的衣服起码是调不出什么大问题了。
衣服做好后,顾泽云也从镇上回来了,沈千屿把猪崽赶进了猪圈里关好,就转身去拉顾泽云的手,泽云,辛苦你了。
不辛苦。顾泽云笑着看着沈千屿,俯身亲了上去,两个人搂在一起,越吻越深,像是亲不够一样。
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小别胜新婚的沈千屿脸庞发红的看着顾泽云,我们快回去吃饭了,剩下的等晚上再
顾泽云低头在沈千屿脸上咬了一口,才克制的嗯了一声。
当天晚上吃完饭后,沈千屿推着顾泽云回了屋,笑眯眯的道,我要送你个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顾泽云早就从亓玄那里知道了衣服的事,但是看着沈千屿的笑容,他非常配合的道,猜不到诶。
沈千屿笑的一脸得意的把藏在柜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展示给顾泽云看,我给你缝了一件衣服,我亲手缝的哦!
顾泽云小心翼翼的伸手接过了那件衣服,款式是郭家村的村民们喜欢穿的那种非常普通的款式,但上面的一针一线,都是沈千屿亲手缝的。
在衣服的左胸处,还绣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图案。
千屿,谢谢你。顾泽云看向沈千屿,认真道,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喜欢就好。沈千屿笑着看着顾泽云,你快穿上给我看看。
两个人都老夫老妻了,换个衣服也不需要避讳什么,顾泽云闻言直接就脱掉了自己身上原本的衣服,开始换了起来。
沈千屿其实还挺担心会不合身的,之前顾泽云不在家,他没办法量尺寸,又想赶在对方回来时制造一个惊喜,只能全凭之前日常生活里搂搂抱抱的手感来回忆尺寸。
顾泽云换上后,沈千屿发现,自己对尺寸的把控还是挺不错的,这件衣服出乎意料的合身,除了袖口稍微宽松了些。
不过从款式上来说,袖口宽松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沈千屿松了口气,绕着顾泽云走了一圈,在心里给自己的手艺点了个赞,然后指了指顾泽云胸前那个自己绣的图案,笑着问道,泽云,你猜猜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
顾泽云低头盯着那个红色的图案看了半晌,毫无头绪,这回他是真的猜不中了。
沈千屿也没有为难他,笑着说出了答案,这是一个爱心,爱心的意思就是嗯就是我喜欢你的意思。
我也喜欢你。顾泽云听完后,觉得浑身都暖呼呼的,忍不住伸手搂住了沈千屿的腰,认真道。
说完,就捧着沈千屿的脸吻了上去。
两个人滚到了床上,新衣服上身的第一天,很喜闻乐见的被弄脏了。
小千,吃饭了。郭秀娟端着粥走到了石桌边,笑着招呼一旁喂鸭子的沈千屿,咦?泽云呢?
泽云出诊去了。沈千屿一边掏鸭蛋,一边笑着道,阿婆,咱们有鸭蛋了,我想吃咸鸭蛋。
没问题。郭秀娟笑着道,等会儿咱们就来做咸鸭蛋。
沈千屿把鸭圈关好后,揣着鸭蛋踱步到了郭秀娟身旁,把蛋放在一旁的草篓后,又去水井旁洗了个手,才坐到石桌前。
谁家又病了啊?郭秀娟问道。
云霜姐。沈千屿道,说是有点不舒服,等会儿我吃饭把饭给泽云送过去。
郭秀娟笑着点了点头,一边给沈千屿夹菜,一边笑着道,泽云可喜欢你送他的那件衣服了,大早上的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衣服干没干,一摸干了,连忙收下来回屋去换上了。
沈千屿闻言乐了半天,之前他们不小心把衣服弄脏后,大晚上的顾泽云觉也不睡了,匆匆披了件衣服就冲到院子里打水洗衣服去了,之后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衣服干没干,这几天没什么太阳,气温也没之前那么高了,再加上古代又没有甩干这种技术,衣服干的就要慢些。
吃完饭后,沈千屿把一碟小菜几张饼和一碗粥放进了食盒里,抬头对收拾碗筷的郭秀娟道,阿婆,我给泽云送饭去了。
去吧。郭秀娟笑着道。
*
作者有话说:
快完结了快完结了
第62章 就喝亿点点
沈千屿提着食盒朝着云霜姐家走去, 顾泽云此时正在那里出诊。
到的时候,顾泽云正低头和郭云霜说着什么, 郭云霜的父母和丈夫围在他们身边, 脸上洋溢着笑容。
沈千屿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才进了院子。
小千来了啊?云霜姐笑着招呼道,快坐快坐, 要喝茶吗?
不喝了不喝了。沈千屿笑着摆了摆手,我还要和阿婆一起做咸鸭蛋, 就是过来给泽云送个饭,送完就走。
辛苦顾大夫了,顾大夫先吃饭吧。周围人一听,连忙道。
没事。顾泽云笑了笑, 伸手接过了沈千屿递过来的饭盒,继续和他们进行之前的话题。
在旁边听了几句后, 沈千屿才弄明白,原来是云霜姐有喜了,一家人都在为这个新到来的小生命感到开心。
沈千屿笑着和郭云霜一家人道了句恭喜,然后告辞离开了。
沈千屿回来时, 郭秀娟正坐在院子里洗坛子。
之前沈千屿掏出来的那些鸭蛋已经被洗干净了,放在一旁的簸箕上晾着。
小千,这么早就回来了?听到动静的郭秀娟抬头看了沈千屿一眼, 笑着问道。
想着回来和你一起做咸鸭蛋嘛。沈千屿笑着走到了郭秀娟面前, 看着她手里的那个坛子,阿婆,咱们就用这个坛子来做咸鸭蛋吗?
郭秀娟点了点头, 这些蛋用这个坛子来装刚刚好, 不过没有那么快, 这个蛋还得晒上一阵儿呢。
沈千屿搓了搓脸,看了眼阳光下的鸭蛋,想到刚才送饭时的事,把郭云霜家的喜事和郭秀娟说了。
郭秀娟听完脸上笑的浮现出了好几道褶子,这是好事啊,等到时候咱们这个鸭蛋腌好了,你给云霜拿点儿过去。
没问题。沈千屿笑着应道。
郭秀娟起身去旁边点火烧水,沈千屿跟在她身后帮忙。
锅里的水烧上后,沈千屿抓了抓头发,阿婆,还需要什么?我去准备。
拿包盐巴过来吧,再去地里弄点儿土。郭秀娟道。
沈千屿点了点头,先进屋拿了一包盐,然后去地里挖了些土。
鸭蛋放在阳光下晒了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里,锅里的水也已经烧好晾凉了。
郭秀娟将盐和土按比例倒在了容器里,又加入了一些之前晾凉的白开水。
将它们抓拌均匀后,郭秀娟看向沈千屿,坏了,小千,我忘了还需要酒,咱家酒应该还有的吧?
沈千屿摸了摸下巴,肯定有,阿婆,等着,我去给你找。
沈千屿走到了他和顾泽云的屋子里,他和郭秀娟都不爱喝酒,按理来说都不会买酒,不过嘛
一阵翻箱倒柜后,沈千屿叉着腰眯了眯眼,开始仔细思索顾泽云那个酒鬼会把酒藏哪儿。
呜?亓玄从窗子外跳了进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沈千屿。
看着跳进来的白猫儿,沈千屿笑着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宝贝儿,你知道顾泽云把酒藏哪儿去了吗?
呜亓玄眯眼蹭了蹭沈千屿的手,扑进他怀里撒了会儿娇,才小跑着出了屋。
沈千屿连忙跟了上去,跟着亓玄走到了自己栽的那棵桑树底下,看着亓玄用爪子做了个刨的动作。
沈千屿找了个趁手的农具,刨了几下,果真在树旁边挖出了一坛子酒。
把酒坛子拎了出来,沈千屿伸手摸了摸亓玄的脑袋,低头亲了它一口。
亓玄顿时开心的找不着北了。
酒来了之后,郭秀娟倒了些酒在那堆盐水和泥巴的混合物里,搅拌均匀后,又将鸭蛋挨个放进去裹上了一圈。
裹好后,再将它们放进坛子里。
沈千屿在旁边帮着郭秀娟一起裹鸭蛋,两个人加起来速度要快了不少,不一会儿就把坛子放满了。
将坛子封好后,沈千屿找了个阴凉处将坛子放好,然后去水井旁打水洗了个手。
刚洗完手,就看到顾泽云提着饭盒笑吟吟的回来了。
哟,回来了?沈千屿擦了擦额间的汗,看着顾泽云。
嗯,回来了。顾泽云笑着走到沈千屿身侧,伸手搂上去,亲了沈千屿一口,然后打了点儿水上来,开始洗食盒,你们的咸鸭蛋做好了?
做好了。沈千屿一边说一边走到石桌子旁,拿着杯子倒了杯酒,然后笑着道,顾大夫出诊辛苦了,快喝点水解解渴。
顾泽云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沈千屿端着个杯子走了过来,一股酒味萦绕在鼻尖。
那个,千屿顾泽云摸了摸鼻子,你别笑了,笑得我有点心慌,那个酒,你也没说过我不能喝酒吧?
我是没说过。沈千屿有些无奈,泽云,凡是得有个度,你知道吧?可以喝酒,但是得适量,过度喝酒有损身子,你是大夫,这个道理不用我告诉你吧?
千屿,酒其实不会对我身体造成什么危害顾泽云越说,就看见沈千屿脸越黑,连忙乖巧的点了点头,千屿,我知道了,我就喝一点点。
沈千屿觉得顾泽云非常有做酒鬼的潜质,但对方这么说了,他也没再说什么,这茬就这么过了。
藏得酒被沈千屿发现了,顾泽云坦荡了不少,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小酌一杯。
每次喝之前都会给沈千屿检查一眼杯里的量,乖的不行。
但顾泽云表现的越乖,沈千屿就觉得越有问题。
他特意挑了一天早上,趁着顾泽云还没醒,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酒坛子里剩了多少。
等晚上顾泽云洗碗时,沈千屿又去看了一眼,一坛子酒早上还是满的,到了这会儿就只剩一个底了。
次日清晨,沈千屿又去看了一眼,酒坛子里的酒又满了。
沈千屿黑着脸进了屋,看着睡得一脸香甜的顾泽云,这丫还真是只喝亿点点啊!
睡梦中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凉,顾泽云突然惊醒,睁开眼和沈千屿四眼相对,千屿怎么了?
泽云。沈千屿朝着顾泽云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想了想,你还是戒酒吧。
第63章 别闹
千屿。忽然闻此噩耗的顾泽云试图挣扎一下, 这事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
泽云,小酌怡情, 大酌伤身, 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说说,你这属于小酌还是大酌?沈千屿笑的一脸核善。
见事情败露,顾泽云伸手搂住了沈千屿的腰, 千屿
戒酒,没商量。沈千屿伸手捏了捏顾泽云的脸, 泽云,你不要觉得我是多管闲事,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自己也是做大夫的, 酒喝多了对身体造成的危害你会不知道吗?
可是顾泽云想和沈千屿解释一下,自己体质特殊, 这些外物无法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危害,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
泽云,我想长长久久的和你在一起, 所以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沈千屿认真的看向顾泽云。
顾泽云被沈千屿这一眼看的顿时丢盔弃甲,连忙道,戒!千屿, 我答应你, 戒酒,明天就开始戒!
答应了就要做到。沈千屿笑着亲了顾泽云一口,好了, 咱们休息吧。
答应沈千屿戒酒后, 顾泽云当着他的面把院里的酒坛子都挖了出来。
这不挖不知道, 一挖可谓是吓一跳,沈千屿都不知道自家院子里什么时候被埋了这么多坛酒,还都是上好的酒。
这些酒丢了也可惜,沈千屿干脆拉着顾泽云一起,把它们送给了村里的乡亲们,收到美酒的乡亲们无不夸赞一声好酒,并对如此慷慨的顾泽云感谢连连。
顾泽云面无表情的接收着村民们的感谢,心里实则已经在滴血了。
这最后一坛,咱们就拿给云霜姐她们吧。沈千屿指了指最后一坛酒,道,将来孩子生了,应该会办满月酒,到时候正好能用上。
顾泽云自己答应了戒酒,对上沈千屿笑眯眯的表情,也不好反驳,只能点头。
两个人将酒抱去了云霜姐家,沈千屿说明来意后,将酒放到了院子里,还特意向他们强调了,这酒是顾泽云的,送酒也是他的意思,为了感谢过去这段时间,乡亲们的照顾。
顾大夫,小千,你们太客气了。郭云霜笑着道,你们也很照顾我们,顾大夫这酒看上去可不便宜,我们实在是不敢收。
云霜姐,瞧你这话说的,咱这乡亲邻里的,不要这么见外,再说了,之前我和泽云成亲,你们都帮了不小的忙。沈千屿道,这是泽云的一片心意。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郭云霜也不好再推拒,连连向顾泽云和沈千屿道谢。
顾泽云看了沈千屿一眼,心痛的叹了口气。
郭云霜唤来了自家相公,让他将酒拿进屋里,沈千屿帮忙一起抬了进去。
剩下郭云霜和顾泽云二人站在原地,她不经意间看到了顾泽云衣服上绣的花纹,笑着问道,顾大夫,你这衣服上是什么图案?看着怪好看的。
这是千屿送我的。顾泽云闻言神色柔和了不少。
这个图案莫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见顾泽云这幅表情,郭云霜捂嘴笑问道。
顾泽云垂了垂眼,轻声道,这个图案是他喜欢嗯,就是心悦我的意思。
原来是定情信物。郭云霜笑着道,怪不得顾大夫如此珍重,你和小千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
顾泽云觉得有些开心,刚失去的美酒顿时被忘到了脑后,没去过21世纪的他还不太能了解,这种开心,来源于撒狗粮,俗称秀恩爱。
在聊什么呢?帮忙抬完酒的沈千屿走到了他们身边,笑着问道。
恋耽美
洛湛宝书网(34)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