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皮鞭,控制高潮,红酒滴身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江茶把人扒了衣服按在浴缸里好好清洗,从头到脚细细地用沐浴露洗过,而清恬整个人像是个精致的洋娃娃,任由她摆布。
清恬坐在床边,江茶用温热的吹风机吹干了清恬的头发,给人换上了在家里的睡衣。
柔软细腻的发丝穿过指缝,从指缝滑落,最后乖巧地伏在主人的肩上,不再动弹。
睡衣是棉麻纯白色的睡裙,下身只穿了内裤,清恬指尖不安地攥着睡裙的荷叶边。
看着江茶收起吹风机,修长的手指把电源线打了个圈圈在吹风机把手上。
清恬低着头,抿着唇,大脑高速运转,看着江茶脚后跟微抬,是要走的趋势,下意识就拉住了江茶的衣角。
“酒醒了?”江茶感受到衣角的力度,回头看着清恬的脸,那人瞳孔微微晃动着,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清恬的酒早就在玄关被操到高潮后就醒了,之后她一直没开口和江茶说话,一直在组织语言,到底该怎么解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她怕江茶走了就不回来了,就下意识地拉住了江茶,心里压根没想好要怎么说。
“嗯。”清恬低声说道。
“不解释吗?”江茶说,单膝蹲在清恬面前,以仰视的姿态看着清恬,不放过那人脸上的任何一个微弱的表情。
清恬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江茶只是静静地听着,从清恬的角度只能看到江茶微颤的睫毛,和下眼睑的阴影。
听完,江茶面无表情地说:“那你觉得你做错了吗?”
“错了。”清恬立即说道,恨不得把心里的悔恨全然呈在江茶面前似的。
“错了就要挨罚,是不是。”
清恬指尖颤了颤,这句话怎么分外耳熟,像极了她上次因为愧疚为富婆写的那篇微sm的小黄车。
“是……”清恬怕自己迟疑太久,惹得江茶不悦,连忙说道。
这一定是巧合吧。
清恬想道。
“在床边跪着,姿势不要让我来教你。”江茶站了起来。
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房间里,仰视的角度像是睥睨众生的神明,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场,矜贵又冷血。
“是……”清恬下意识地说,按照记忆中那篇文的姿势,对着床边跪了下来。
床边是地毯,因为清恬有时候刚起床会忘记穿鞋,于是江茶就在床边放了一小块地毯,踩到细绒地毯的时候清恬就会想起穿鞋。
这个时候地毯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不管跪多久都不会伤到膝盖。
清恬不敢抬头看江茶,即使她是一脸漠然,自己也会发掘出其中包含着的隐秘的欲望,下身冰冷粘腻的触感时刻提醒着她,她的身体对这样的江茶有多渴望。
重量落在木制地板上发出沉稳的声音,声音渐远,消失,又靠近。
脖子上一个冰凉的触感,颈前项圈上装饰的硬币大小铃铛摇晃着发出清脆的响声,后颈咔嗒一声,被上了扣,银色的锁链从项圈牵到江茶手中。
项圈…?
清恬颤抖着指尖,抚上自己的脖颈,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身边的人,却看到了令她更灵魂震慑的东西。
深色皮鞭与锁链一同被握在骨节分明的手里,手背攀上几条狰狞的青筋,淡青色与冷白色,无端地散发着一股暴虐的气息。
皮鞭类型是马鞭,清恬心里这么清楚还是因为她为了写那篇文在网上查了不少资料。
江茶另一只手端着红酒,红酒瓶放在一旁的书柜上,猩红的液体在酒杯中晃动,像是血液。
“我……这……”
一切与文中惊人的相似,项圈,趴跪,鞭子。
御姐的唇抿出一条冰冷的直线,抿了一口红酒,杯子放在酒瓶旁,而后开口。
“趴着。”
声音冷的像是一把利剑,划破了静谧的空气。
清恬闭了嘴,乖乖趴在床上,下半身跪地毯上。
冷硬的皮鞭把手撩起清恬的裙摆,向上撩,裙摆被搁置在后腰,冷硬的把手戳着少女柔软的后腰。
手下少女的身子随着呼吸起伏,被戳到时打了个颤,不敢再动,甚至呼吸都放轻了。
皮鞭把手勾着清恬的内裤,拉了下来,下身空荡又被直视的感觉分外羞耻,可是她又不敢反抗,只能不安地攥着床单,指尖用力到泛白,瑟缩着。
冷软的皮鞭搭在臀尖,只是提醒,下一秒便离开,又破空落在了柔嫩的臀瓣上,留下一小片红晕和酥麻的痛感。
“啊——”
伴随着少女一声压抑的惨叫声,脖子上的铃铛随着身躯一颤的动作叮铃铃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房间分外特殊。
“骗我,十鞭;喝酒,十鞭;不拒绝搭讪,十鞭。有问题吗。”
她不是在咨询清恬的意见,而是在等清恬的回应。
“没有。”
清恬一字一句地说,两个字从牙关蹦了出来。
好痛……这个鞭子……
只是第一下,清恬就痛得额头冒汗,冷汗像一条条小虫,从苍白的肌肤蠕蠕地爬下来,落到床单上,留下暗色。
“自己数。”
第一下是用了劲的,只是试探一下清恬的承受边界到底在哪,看到清恬泛白的脸色,后面便收了力度,但叁十下积累下来清恬整个人快跪不住地倾着倒下去。
江茶手疾眼快扶住了清恬摇晃的身形,手上清恬整个人汗涔涔地像是刚淋了场大雨。
江茶跪在一旁扶着清恬,脱了她的衣服,湿衣服穿着不舒服,更容易感冒。
怀中的人大口地呼吸着,趴在床边,濒临死亡似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最后一次一般竭尽全力。
“湿了?”江茶手指滑到穴口,冷冷地说。
清恬大幅呼吸的动作一滞,顿时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空气都凝住了。
没等到她回应,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然侵入领地,甬道的媚肉层层覆上了手指,欢快地包裹着手指,穴道里挤成手指的形状。
“啊……”
清恬娇喘一声,热气吹拂过耳边。
“喜欢?”
江茶手指朝下勾了勾,正戳G点,指尖蹭了蹭粗暴那处。
“唔……”清恬失语,喘着。
被打虽然疼,但也喜欢。
“小骚货,挨打也会想要?”江茶轻笑着,嘴角扯起一个戏谑的笑,指尖抽动,勾勒出清恬的欲望,随着她的动作起伏。
呻吟和水声充盈整个室内,淫秽不堪,被手指抽插带出的淫液从穴口流到腿根,泛着清冷的月光。
呻吟声愈来愈急促,像是攀登,将要攀到顶峰便戛然而止,落入崖底。
欲望得不到满足,刚要高潮便戛然而止,她不懂为什么不给她,攥着床单的手松开,攀上身边的激起她欲望的人。
清恬瞪着一双无辜的眸子,看着江茶,眼眶中的泪水要落不落。
江茶墨色的眸子里一片冷淡。
没等她去细思,手指又插了进来,就着趴在江茶身上的姿势,一次又一次,在江茶手中,在高潮的边缘停止。
江茶似乎对她的身躯了若指掌,精准地把控她要高潮的每一个时刻,及时的停止,欲望被一根锁链锁住,而另一端是江茶。
被吊住高潮并不好受,清恬小腹憋的生疼,一直游走在高潮边缘勾得她崩溃,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滴落到胸前。
清恬崩溃地哭着,求着:“求……求你……”
“别发骚,惩罚也想爽吗?”江茶淡淡地说。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清恬抽泣着,拉着江茶的衣领,迫切证明自己似的讨好。
江茶沉默着,清恬凑上去想要亲吻江茶,江茶却扭头避开了。
小姑娘哭的更惨了,崩溃地哭湿了江茶胸前的衣领,不停地说着自己错了。
江茶起身,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擦了擦泪水,吻了吻清恬的唇,小姑娘顿时止住了哭,乖巧的跪坐在床上。
项圈的锁链还攥在江茶手里,如果清恬以为惩罚结束了那里是大错特错。
只见江茶端起放在书柜上的酒杯,拽了拽手中的链子,清恬便朝着江茶的方向膝行爬去。
一副乖巧任人刀俎的模样。
酒杯凑到唇边。
“喝,不是喜欢喝酒?”江茶说。
“我不是……”
酒杯倾着,刚开口猩红的液体便灌入口中。
清恬被呛到了,忍不住咳了一下,身子一晃,杯中液体便洒了一点到身上。
白玉般的肌肤上沁着妖冶的红酒,散发着酒香,从锁骨滑到鸽乳上,与樱红的乳首相碰。
江茶喉头滚动,推倒这朵含苞待放的娇花,端着酒杯径直将红酒倾倒在清恬胸前,随即俯身捏着清恬的手腕,将红酒一一卷入口中。
甘醇的酒味加上少女乳香,格外馋人。
江茶没浪费一滴红酒。
而清恬两手摊在两肩旁,手腕被用力捏出指痕,饱含情色意味。
清恬看着跪在身上的人,墨色的眸子里的浴火疯狂地焚烧着,清恬悬着的心落到了实处,撑起身子,伸出手,解开了江茶的裤头。
看着性器上爬上了狰狞的青筋,柔软的掌心握住了柱身,伸出一截粉嫩舌尖,舔了一下马眼,仰着眸子,看了一眼江茶。
就是那一眼,又纯又欲,极尽诱惑。
“嘶……”
江茶牙关泄出一丝压抑的喘声,随后恶狠狠地说。
“今天不干的你下不了床,姐姐名字倒着写。”
作者叽叽歪歪:我来了我来了,踩着零点的边缘线来了!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