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情趣罢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慕雪窈坐在床沿,翘着腿,半托着下巴开始打量叶琸。
她想,她的耐心大抵都耗在了师兄身上,以至于旁人说什么,都教她烦躁得不愿入耳。
即便他说得有些道理,慕雪窈还是不愿听得。
“叶琸,跪下。”她冷声命令,想到了什么又勾了勾唇,续道,“爬过来。”
叶琸迟疑片刻,苦笑一声道:“我提他的事,你便这么不高兴?”
闻言,慕雪窈面上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只是朝他扬了扬下巴,无所谓道:“你若不想,那我便回去了。”
“雪儿,你知道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声音颇为怅然,叶琸话音未落,便单膝跪地。
紧接着,双膝皆跪地。
最后他双手撑在地上,用着屈辱的姿态,一步、一步、一步朝慕雪窈爬来。
慕雪窈眯起眼,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他身形颀长,这般如狗一般的姿势朝她爬来,不但不狼狈,反而有种沦落与被辱虐的美感。
最后他爬到慕雪窈的腿间,俯下身去,吻了吻她的足尖。
慕雪窈用手挑起他的下巴,令他与自己对上视线。
分明生了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专情起来却又这般教人不敢置信。
她还记得他刚认识叶琸那会,二人互相看不对眼,明里暗里不知交手过几次,可惜叶琸武功不及她,屡次叁番铩羽而归。
日子久了,二人交手的次数渐少,偶尔也会坐下闲聊几句。
再往后,便是她喝醉了酒,半醉半醒间与他上了床。
“叶琸,为何对我这般执着?宁可被我这般羞辱,也不肯放手?”
“我爱你。此般,怎算羞辱?情趣罢了。”
“情趣罢了。”暮雪窈玩味地重复这几字,晶莹的指尖从他的下巴慢慢滑向他的喉颈,喉结之下,脖颈修长优雅,锁骨分明。
慕雪窈微微眯了眼,嘲弄道:“这么漂亮的脖颈,若是戴个项圈该多好。”
“若你喜欢,也无不可。”
暮雪窈嗓中溢出轻笑。
真是条讨人喜欢的狗呀。
又用足尖抬高他的下巴,启唇轻道:“今日,便和往常一般。”
温热的吻似雨点般落在暮雪窈的小腿,逐渐往上蔓延。他撩开慕雪窈的裙摆,缠绵的吻最后落在她大腿内侧。
叶琸看见了她的大腿上系着的刀带。刀带微微下凹,在她柔软的肌肤间撑出一个红痕。
叶琸在刀带与肌肤间探进一节指节,反手解开刀带上的盘扣,沿着那圈红痕以唇厮磨。
慕雪窈没有发出声音,呼吸却比平日里急促一些,如霜雪般皎白的肌肤晕上淡淡的绯色。
在二人尚未有床笫之欢前,叶琸曾经想过,如她这般女子,沉沦于情欲中是什么模样。
而后亲眼见过之后,他心下清楚。
这绮靡二字,再恰当不过。
单衣落了下来,双腿之间露出软粉的蕊肉。
叶琸将她的大腿又分开一些,颔首吻了下去。他舔砥的动作十分缓慢,灵巧的舌头却比手指更甚,舌苔滑过细嫩的肉褶,带来密集的快感。
“嗯……”慕雪窈溢出一声难耐的喘息,平静的声线却没有藏住她绵软的音色,“湿了,进来吧。”
慕雪窈床上鲜少出声,但每次出声,于叶琸而言都极是撩人。
“好。”他的身形覆了下来,手掌轻抚她的脸颊,温声道:“雪儿,我想听你的声音。”
慕雪窈方才被他舔砥得很是舒服,神情迷离还未回过神来,只是懒懒抬了眼皮,咬着他的耳朵嗫嚅道:“进来,叶琸。”
似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好像是回答。
若是江清言这般问她,她又会如何回答?
叶琸在心底自嘲一笑,左右他也不会知道。
毕竟,只有江清言于雪儿而言,是特别的。
实在是,令人妒嫉。
———
尒説+影視:p○1.run「Рo1⒏run」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