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风情

第36章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顾欢间接害了时穆,没有哪个母亲能原谅,作为母亲,她是怨恨顾欢的。
但是顾欢怀孕了,肚子里是时穆的骨血。
怪不得她情绪不稳定,吃什么吐什么,原来是怀孕了。
梁夏弄清楚原因后,她不支持顾欢留下肚子里的孩子,顾欢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该死磕时穆。
她虽然是顾欢的母亲,却做不了她的主。
顾欢说什么都要留下这个孩子,她欠时穆的,欠他好多,要用余生还。
从裴翊那里,她知道了当年救她的少年竟然是时穆,她被猥亵,最后关头有人救了她,她记得那个怀抱,很温暖,她一点不排斥,甚至想溺死在他怀里。
时穆害了她,也救了她。
潜意识里记得那个怀抱,她忘了时穆,身体却记得,她排斥异性,唯独接受时穆,她怎么就不明白。
顾欢几乎没课了,但需要写论文,她把学习地点搬到了时穆病房,边写论文边照顾他。
每天晚上都会给时穆按摩,说爱他,叫他老公,他最喜欢她叫老公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顾欢如往常一样给他按摩,她怀孕四个月,肚子还不太明显,穿宽松的衣服根本看不出来。
她边按摩边自顾自说话,“老公,宝宝四个月了,你再不醒,我真的要给你戴绿帽子了,毕竟宝宝不能没有父亲”。
她说的一本正经。
顾欢按到男人大腿,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他那里硬了,植物人会有生理反应?肯定不会,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时穆醒了。
顾欢看他一眼,没醒,演技挺好,不愧是影帝。
她生气,但压在心底的大石也没了。
顾欢想看他装到什么时候,就继续说,“老公,我孕期很想跟人那个,可是你不醒怎么办呢”?
“我知道你也想,那我帮你好不好”。
说着,顾欢拉开他裤链,小手攥住,在她握上那一瞬,男人那物件明显更硬了。
“老公。你怎么硬了”?
“我帮你弄出来还不好呀”。
用手撸两下,男人呼吸果然粗重了几分。
她冷笑,松开手,再抬头就对上了男人狭长幽深的眸子,“不装了”?
“老婆”。
男人刚醒,开口带着低沉的嘶哑,性感极了。
“谁是你老婆”。
“你刚叫我老公”。
顾欢瞪他。
“你还怀了我的孩子”。
顾欢还是不理他。
男人慌了,“欢欢,你还是要分手”?
顾欢才不要分手,她照顾他两个月,他醒了还故意逗她,能不生气吗。
但生气不是分手啊。
“时穆,我怀孕了”。
“嗯”?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顾欢觉得她这话挺明显了。
“老婆,我娶你,明天,不、现在、立刻就去登记”。
时穆眉眼间都是笑,娶顾欢,他求之不得,说完之后就要坐起来,是真的要登记,他怕顾欢反悔。
“你冷静点”,顾欢摁住他,按铃叫来医生,一番检查下来,各项指标均为正常。
医生走后,时穆说,“老婆,我们去登记”。
“出院再说”。
时穆抿唇,换个话题,他说,“那你帮我弄出来”。
“弄什么”?顾欢没反应过来,对上他那双黑眸,就明白了,脸上笑没了,语气不好,“自己弄”。
精虫上脑-
时穆在医院观察叁天后出院了,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拉着顾欢去登记。
那天是周末,风和日丽,时穆用了手段,硬是把民政局的人请过来了。
领完结婚证,顾欢拿着红本本还没看一眼就被男人夺走了,顾欢要跟他抢,时穆就不给。
“你忘性大,结婚证我来保管”。
顾欢不服,“我忘性大”?她过目不忘的好吗?
不论她怎么说,时穆就是不给她,最多让她看一眼,照片上男人眉眼带笑,女人笑靥如花。
其实时穆不说顾欢也知道,他就是怕她拿着结婚证,哪天跟他闹离婚,叁十岁的老男人都这么幼稚吗?
时穆跟顾欢回了趟学校,导师有事找她,挺急的,于是她就来了,离开时天都要黑了。
顾欢跟时穆走在校园,男人右手插兜,顾欢挽他左手,余生很长。
顾欢孕期爱上了散步,每晚都要时穆陪着她,她忽然就觉得比亲吻和相拥而睡更旖旎的也许是散步。
时穆叁十岁之前不理解父母的爱情,在他看来,时父少了点野心,他惜命,因为要时刻为他母亲留着,可以说,时父一生就是为了女人活着。
后来啊,时穆活成了父亲,他也惜命,他的命得给顾欢留着。
时穆割腕的地方留了条长疤,顾欢每次看到都要眼红,时穆见不得她难过,就在那道疤上覆盖了个纹身。
纹的顾欢名字。
正文完。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