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台球馆的不速之客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心里装着事,裴柒回家的路上都有点心不在焉的,徐浅昇和她说了一些话,她都回答得非常简短,完全不像平时。
他们这几天纵欲得太过分,两人都感到一些疲乏,后来洗澡,也都安安分分。
他的手掌在裴柒的奶子上搓动,握着肥硕的乳肉一颤一颤的,压倒奶头清洗夹缝处。裴柒也都只是轻哼了几声,放任他继续。
徐浅昇一样没有做更多的行为,只是让她转过去,撅起屁股,分开小逼看了看。没有肿,再摸一摸阴毛,还不用修。
套上那件剪开口子的T恤,徐浅昇把她搂到腿上,光秃秃的小逼磨着大腿,含住她的奶子吸吮。
手指没有忍住,在夹紧的腿心间反复,沿着肉缝的长度抚摸,刺激奶水分泌。
在低吟中,裴柒鼓起勇气,“哥哥……”
“嗯?”他的嘴巴没有空闲,只能用声音回答。
奶子上的血管青色在靠近的视线里万分明显,徐浅昇送来这边奶头,顺着纹路舔了一下,感觉到手指上的缝隙收缩。
“明天放学,同学请我一起出去玩。”说完这句话,裴柒就心虚地垂下眼,不敢看他的反应。
徐浅昇吐出奶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禁失笑。她把他当成了什么,强硬的暴君吗?
上次会生气,完全是因为她没有报备,打电话也不接。病痛事小,学校附近的混混那么多,谁知道她是不是不留神被捆走了,孤立无援,还找不到人。
他生气一半是因为发病,一半是因为她的疏忽。
“和谁一起?”徐浅昇问。
奶头有些缩回衣服里了,他单手抓住,让裴柒继续挺起胸,露到洞外继续吃。她最近没有吃更多甜食,奶水也不如以前腥甜,普普通通的香味。
裴柒说了几个人的名字,“他们说一起打台球。”
台球?
就是那种趴在桌子上,看她奶子垂下去,从后面半抱住她教怎么打球的活动?
请她的人安的什么心,徐浅昇都不想细猜。
“去吧。”但他还是说。
裴柒没想到这次答应得这么干脆,都愣了一下,“那……那我把奶……”
“不用。”他说,“你最近奶量变大不少,一次性就够我撑两顿,那几个小时不算难熬。”
况且他一直都喜欢直接从她身体里吸出来的,他都这么说了,裴柒更是答应。
“那我要回家之前,给你打电话。”
喝完了奶,徐浅昇依旧没有放走裴柒,就让她坐在腿上写作业,同时检查着。
感觉到阴蒂忽然被揪一下,快感蔓延的同时,裴柒就知道自己写错了,在呻吟中修改。
这边盯着她写,徐浅昇打开手机,找到孙加宁。
“班里是不是有人约明天放学打台球?”
孙加宁正玩游戏,看到消息没有理会,划上去关掉。十几分钟等不到回答,在裴柒面前又不方便直接打语音,他丧失耐心。
伸手拿起桌上,裴柒的手机。
孙加宁刚刚结束这局,打开发现是裴柒的消息,忙不迭打开。
“明天打台球都有谁去?”
命令似的语气,不像裴柒平时的习惯,但孙加宁没有多想,可能就是急着发问,顾不上那么多语气词了吧。
“反正我不去,但是我们班里有几个,还有你们班级的几个人,都去。”
“知道了。”
然后一点表示都没有。
这么没礼貌。孙加宁对着屏幕嘟囔,忽然浮现一丝坏笑,“怎么了,想我去呀?”
裴柒听见手机频繁震动,以为是找她的,准备查看,被徐浅昇按住头顶。
“没事,你写你的。”
他的手掌从腿中游走到衣服里,在奶子前抓着,一会紧一会松,同样看到错误,就会捏住奶头。
徐浅昇继续回复孙加宁,“你最好别去。”
孙加宁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我是徐浅昇。”他才说,“你刚才调戏我妹,我记下来了。”
放下手机,徐浅昇才突然觉得兄妹这个关系也挺好的,可以用正大光明的一些手段,扫除她身边的太多障碍。
次日放学,徐浅昇被老师叫走,特地嘱咐一些事,其他有约的人先走了,仅有几个知道他可能要来,但都不敢确定。
徐浅昇的社交来无影去无踪,谁都不敢打包票,但是听说消息的几个女生明显活跃许多,互相看唇釉的颜色好不好看。
台球房间光线不够,只能看这点小心机彰显注意。
裴柒只和认识的同学一路走着,像认领了一只小松鼠,鼓励她,“我知道你和他们都不熟啦,但是没关系,我会帮你介绍的!”
虽然如此,可总有疏忽的地方。
几个人围着台球桌玩高兴了,听说几局精彩进洞,纷纷吸引大家的关注,在台球桌前围了一堆。
裴柒向徐浅昇发了地址报备,拍下桌上的饮料,告诉他自己在喝这个。
徐浅昇收到图片,为时已晚,那些看起来像饮料的都是酒,而且是烈酒。裴柒的酒量虽不至于一杯倒,要是真的一整杯喝完,一定头晕目眩。
他和老师结束对话,匆匆打车就向她发的地址赶去。
玩的高兴的女生没想到真的看到徐浅昇,赶紧跑上来和他问好,他的目光却一直在厅里寻找,终于在旁边的沙发看到裴柒。
她衣服完整,就是有些说不清楚话,两个男生在旁边逗弄她,一步步地试探,从沙发后面下移到肩膀,用力握住。
裴柒觉得不对劲了,赶紧躲开。
“你们在干什么?”徐浅昇冷声上前阻止。
就算有千百般解释的理由,他们的行为也是板上钉钉的,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事件,徐浅昇批评他们两句不要趁人之危,就把裴柒拉起来,到外面透透气。
接触到新鲜空气,裴柒似乎有点清醒,又依然醉醺醺的。
她被徐浅昇搂到胸前,“以后这些酒水,就知道是什么就别喝,只喝白开水也不丢人。”
裴柒却打个酒嗝,鼓起勇气推开他,“你……你不能碰我!”
徐浅昇看她虽不认识人,还有点自保意思,觉得好笑,陪她演下去。
“那谁能碰你?”
她垂下头,“哥哥。只有哥哥可以碰我,摸我,肏我。”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