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做了不该做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季岚一口气把车开到了楼底下。
她没马上上去,双手握紧方向盘,额头抵着手背,颓然地叹息。
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她指尖用了力,稍稍发白,心跳又急又快,手腕发软。
咚咚咚,车窗突然被人敲了几下,季岚一惊,扭头往外一看,竟是季琬琰。
发尾挽得松散,应该是下楼去小区超市买东西,季岚有点无措地降下车窗,眼里少少地点着湿气,望着季琬琰,声音稍低,“妈。”
“岚岚,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时间可不算早,若不是下楼买牛奶发现车牌号很熟,过来看一眼,她女儿怕不是要坐到天亮。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
嘴唇动了动,季岚平淡的笑了笑,开门下车,“我就是没带公寓钥匙。”
很容易戳破的谎言,季琬琰知道她严谨的女儿几乎不会发生忘带钥匙的事情,但没说什么,“没关系,今晚回家睡吧。”
“……嗯。”
母女俩人一起进了单元门,这个点电梯很空,只有她们两个,季岚抬头看着层层递增的数字,突然说:“妈,我好像……做了件不该做的事。”
季琬琰沉默了一会儿,“岚岚,你为什么对97年的那个案子这么执着呢?”
季岚也沉默了,低头想了好久,无奈地叹口气,苦笑,“我也不知道。”
冥冥之中,也许是天性的固执使然,也许是没来由的女人第六感,也许不仅仅是为了找到那个失踪多年的女孩……
忘不掉那双混浊悲情的眼,季岚找了很多年,头一次那么执着地想要死磕一宗旧案。
“妈,您真的不能帮我去问么?”
再一起期待,季琬琰皱眉,眼神有点复杂,她心疼女儿,却最终摇了摇头。
“别的我可以帮你,但这次,不行。”
她母亲同样固执己见,季岚抿了抿唇,不再说话,跟着季琬琰安静地回了家。
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她用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双倍的沐浴露,仔仔细细地把手指擦了好几遍。
仿佛想洗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等吹干头发出来,才发现手机有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严婧瑶。
“……”
还有几条短信息,季岚蹙眉,没有点开,毫不犹豫地删除。
疲惫地躺上床,却一夜浅眠。
……
早上有课,闹铃准时吵吵。
可爱的敬爱的亲爱的季琬琰女士向来是起不来的主,季岚晚上想得太多,睡得太浅,起来便深感疲惫,想做个早饭都脑子不够用。
迷迷瞪瞪里洗漱穿衣,紧赶慢赶下了楼,正朝自己的车走,严婧瑶冷不丁窜了出来。
“季岚!”
手舞足蹈地打招呼,大律师精神饱满,好像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可能还想给她跳个舞。
季岚冷冷淡淡,“你来干嘛?”
“来看看你啊~”
严婧瑶把提着的东西送到她面前,笑靥如花,“季教授,没吃早饭吧?我给你带了。”
“……我不饿。”
没有接东西,也没有多说,季岚冷漠地扭过头,开门上车,车窗直接锁定。
“季岚?”
“诶?季岚?”
严婧瑶在她窗边挥手,叫她的名字,季岚没看她,一踩油门开走,留个车屁股对着大律师。
灰尘阵阵,呛得人直咳嗽,被冷落的严婧瑶甚至没反应过来,傻傻愣在那里。
昨晚,不是她被做了吗?
突兀地色诱,突兀地被她插进去,现在一走下面就有微微的擦痛。
抱着食盒不知所措,说没有失望是假的,季岚根本无视了她。
抿抿嘴唇,她低头打开盒子,里面放着叁明治和一袋燕麦奶,早上特意绕远路去买的。
可惜没有什么用,严婧瑶自嘲地一笑,把这份被无视的早餐放回车后座。
热脸贴冷屁股,她发了会儿呆,看看时间,也不能老耗着,只好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走了。
……
早课,学生们依然来得很早。
不到八点就把教室全部坐满了,甚至还有站着蹭课的,美人教授的魅力可见一斑。
鸦雀无声,季岚像平常一样走进教室,挽马尾,还是干净的黑色教师制服,她把白色的幕布放下来,连接电脑PPT开始讲课。
没睡好的疲惫在站上讲台的瞬间消失殆尽,她稍作调整,习惯性地顺了一下耳侧的发丝,翻开教材对应的页码,“今天我们讲第七章。”
爱情观与婚恋观,这标题看着就非常空泛,季岚一直不是很喜欢这章的内容,因为她本身也不具备任何体验和说服力。
奈何这是学校自己编的教材,把这两个问题加进去也算与时俱进,她播放第一章幻灯片,正要学生先行阅看,突然有个胆大的声音响起:
“季老师,您结婚了么?”
属于青春年少的荷尔蒙,教室里静了会儿,一片起哄,季岚无奈,抬头朝底下看去,发问的是个白净的男生,脸上有点红。
大约怀着某些不切实际的情愫,她几乎每讲到这章都会遇到冒失的学生,习以为常了。
“我没有结婚,”不生气,也没有害羞,她平和地朝着那男生微微一笑,眼看他脸更红,坦荡冷静地说道:“目前也没有男朋友。”
“那,季老师有没有女朋友?”
又一个劲爆的问题,引人遐想,季岚哭笑不得,一届学生比一届更大胆,居然还问性取向了。
她转过头,看向那个提问的女生,她抱着书站在门口,嘴唇轻轻抿着,一脸的天真好奇。
就是盛隆喝醉了,她和严婧瑶在食堂遇见的那个学生,法学系,叫陆小慈。
收回目光,她还是冷静且冷淡,面对一教室八卦的眼神,不慌不忙,“我目前也没有女朋友。”
如此回答当然不能满足这群想八卦女神的学们,顿时一阵议论,不乏说她男女通吃的低语。
季岚好笑,由着他们讲了会儿闲话,轻轻敲了敲讲桌,“好了,再八卦就挂科警告哦。”
态度把握很好,不愠不怒,她走上前斜靠讲桌,手臂悠闲地搭住边沿,姿态优雅,不可亵渎。
很容易镇住了气氛,台下噤声,季岚又笑了笑,唇角轻抿,“这么感兴趣就好好听课,而且就算我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你们该挂还是挂。”
“记得红色的标注要记笔记,这一章考点几乎没有,如果出题,只会有一道选择题。”
“美国心理学家斯滕伯格在其着作《爱情心理学》当中,把爱情解构为叁个部分:激情,亲密和承诺。激情是性欲,是情绪上的着迷……”
讲着讲着,一节大课很快过去,统一的提示铃声响起,季岚也一松,宣布下课。
学生们赶着下一节课,瞬间作散,季岚低头收拾着讲桌上的东西,突然听到一声怯生生的“老师”。
她抬起头,还是陆小慈。
“季老师,”她笑得天真烂漫,像个追赶蝴蝶的孩子,唇角弯起,“您对小叁怎么看?”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