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游海(含h)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次日。

天光晴明,水色旖旎,微风和煦,分外温柔。

阮莜宁一觉醒来,只觉神清气爽,前几日莫名其妙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已然消失不见。

然而视线所及之处,却是一片蓝色的汪洋大海。

不在从前待了数日的海洋恒温中心处——盾萝湖里,也不见湖边的那块巨大暖玉石床。

她躺在一搜船上,准确来说,不是船,只是像船一样的物什,至于具体是什么,她却是说不出来,只是摸着格外的滑润有质感,韧性满满的同时又软硬适中,躺着格外舒服。而这“船”四周则裹着一层透明的膜,不规则的球体,看着感觉像个泡泡,她可以伸出手到外面,但外面的生物却不能进来,实在特别。

于是心随意动,她便下了“船”,有点想出去玩,但却不见那两只先前吃饱餍足的人鱼。

有点害怕,如果玩的途中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这里是海洋,可不是什么陆地,何况在陆地她都不一定能完全保护好自己。

想着,便有些犹豫起来了,小姑娘整个人乖乖坐在“船”中央,匀称纤白的小腿自然垂在“船”缘下,但左腿却绷直着时不时伸出泡泡外,白生生的脚丫子活泼地动来动去,自顾自地玩着开心。

玩着玩着,一瞬间的事,脚丫子就变成了尾鳍,接着,绷直的腿就变成了银白色的鱼尾。

小姑凉吓了一跳,整个人惊得从“船”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但是她没站起来,她从船上掉了下来,掉出了泡泡之外!

接着,就掉到了感应到自家人鱼小妻子醒来后就立马赶回来的人鱼先生怀里。

是墨尔斯忒。

“乖乖吸收内化人鱼精华后变成人鱼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小姑凉望着下半身的鱼尾,愣得没反应过来。

“啵——”人鱼先生亲了一下自家小爱人耳后新出炉的鱼鳍,俏生生白嫩嫩的,看起来就很好吃,但不能吃,所以就咬一口,不过分。

“不好吃!墨尔!”小姑凉瞪大了眼睛,羞意横生,俏红了张小脸,扒在他脖子上反咬了两口回来,然后整个人鼓成只河豚瞅着他-

我也咬你一口,不,两口,哼!

“这下回神了,嗯~”不正经·墨尔斯忒·人鱼不甚在意地反撩中。

“回了回了!”小姑凉小鸡啄米似的忙点头,以防再遭一口。

“那我们就游海去!”

语罢。

墨尔斯忒怀抱着终于揣上自个儿兜里的“宝贝”,鱼摆一摇,离弦之箭一般,往上游去。

海面。

墨蓝色的人鱼远远地望着他们,用力地挥着手,整只鱼兴奋地像个孩子,不,人鱼幼崽,咻的一下,就游到了两只人鱼面前。

“宁宁变成了小人鱼,对不对啊?”珈尔斯理一如既往地温柔和润,只是明显上扬的语调,却是忍不住的逗趣和开心。

“对。”这一次是一贯简洁有力的墨尔斯忒。

至于小姑凉本人——

早就兴奋地开启了鸡啄米模式。

她窜出了墨尔斯忒的怀里,整个人,或者说,整只鱼就那么在原地,不是,原·海洋·地,转了起来。

自己转还不算,还拉起了好说话的珈尔斯理,一起转。

完了不算,还用鱼尾巴学会了勾勾缠缠着近处墨尔斯忒黑中泛金,明显比她新出炉银中泛金、大好几倍的鱼尾。

那意思,很明显——

来嘛来嘛!

我们一起来转呀!

小姑凉明显兴奋得上头,看见自己变成了人鱼也不见往常人鱼妻子会有的惊惧,反倒稀罕得不似往日。

墨尔斯忒整只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含笑着遂了自家小爱人的意,只是他的尾,准确来说,现在是他们俩的尾可比她的要有力得多了!

明晰可见的蓝色海洋里,叁只人鱼贴得极近,大而韧劲十足的黑色鱼尾卷着小而软嫩,看着像是新生的银色鱼尾,奇异好看的蓝色鱼尾连带着修长有力的鱼身紧贴在小姑凉嫩生生的鱼尾鱼身上。

叁只人鱼颇有默契地顺时针旋转了起来了平静的水面被带出阵阵漩涡与波纹,由近及远,波纹愈显浅弱,一弧一弧,清透得可爱。

远离了人类世界的异世海洋里,清凌凌的水中,墨尔斯忒和珈尔斯理旋转回游在女孩的四周,柔软的唇时近时远、时重时轻地贴在小爱人的脸颊、耳缘、眉间……感觉是若即若离,然而拽紧不放的手,时不时就遭到揉揉捏捏的“偷袭”,分明缠得磨人……

两只人鱼一边顺着自家小爱人难得的玩闹兴致,一边就带着新出炉的小人鱼游去早先管辖的人鱼海域边缘。

路上。

“墨尔,珈尔,现在我也是小人鱼了,对不对?”

“不完全是哦~”珈尔斯理的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只是上扬的语调又带着点少有的孩子气,明显逗趣着眼前的小人儿。

“对,不完全是。”墨尔斯忒则语调沉稳,但相较从前更甚的轻柔低语,则又是明晃晃的偏爱深情。

“不完全?”女孩语调轻扬,肉眼可见的疑惑,不自觉的,秀气清丽的眉间也如平静无痕的湖面因风拂过起了圈圈涟漪——皱起了一个可爱的弧度。

“因为宁宁现在的身体里有着人鱼之妻的印记,和珈尔墨尔的信息素标记,但宁宁原本是人类,而我们又已行过人鱼之礼,所以宁宁可以理解为……”

“一半人类一半人鱼的体质。”

墨尔斯忒游至女孩的前方一点,劲长有力的鱼身向下探去,勾着女孩新生的纤长银白鱼身,使其位于自己的视线上方。他黑如曜石又时而金光流转的神异眼瞳直直地望向上方,里面装满了自己小爱人迷惑不解的可爱模样,他抚了抚小爱人无意识轻皱的眉头,接过了自家弟弟珈尔斯理的话头,补充解释的同时,又加了一句,“不要皱眉,乖乖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我和珈尔,但是不要皱眉,知道吗?”。

“好。”如同被迷惑了一般,宁宁在墨尔的动作下奇异地了悟了什么一样,不再皱眉,也不再疑惑心乱,低低地细语如同回应墨尔斯忒郑重其事地询问那样,同样的珍重。

一侧的珈尔斯理难得的乐见其成,摸了摸自家小爱人圆乎小巧的头,似海一般的恣意蓝色眼波里,是莹白如玉的女孩倒影。

水波无痕,浪里影跃。

随日光流转的,还有叁人,不,叁只(人)鱼一日千里般的游泳速度。

自明白自己如今是一半人鱼一半人类体质后的女孩,像通了窍似的,愈发在水里放肆了起来。

不用裹着一层泡泡就可以随意在水里呼吸,不仅不用担心不会游水会被水淹没,反而在化成人鱼的一瞬间就自然而然学会了游泳。

与此同时,她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海洋对于人鱼的偏爱和亲近,作为人鱼之妻的她入海就像回家。

有了归宿。

于是不到半日的功夫,宁宁就跟着她的两只人鱼先生游到了一处弯月形的水域。

这里是他们共同管辖的海域。

里面烟波浩渺,幽蓝神秘。生长此地的,有大片大片五彩斑斓的珊瑚丛,与随水摇摆舞动的青带海草,还有扒在怪模怪样石头上又丑又可爱的小海星。来来往往间,则是仿佛披了无数根发光二极管在身上、薄白到近乎透明的水母宝宝,当然,像初见的、瑞拉那样的粉色鲸鱼,是一群一群出现的,混杂其中的,则又会有长得特别可爱实际特别凶残的虎鲨先生们……但也许是因为人鱼的强悍气息环绕四周,所以宁宁本人倒不觉得有多可怕,反倒是觉得他们有点憨憨得可爱,像国宝大熊猫一样,想撸一把!

但她忍住了!她可不想如果有一天,墨尔和珈尔不在时,她会被虎鲨宝宝追着跑。

这种美好的体验,还是算了吧!

而大抵每只雄性都有向自己爱人分享顺带炫耀的孩子气属性,现如今的这两只人鱼也不例外。

“宁宁你知道吗?人鱼族群里,每只人鱼成年后都要被丢出去占领属于自己的海域,不许留在族群里缠着自己的父母兄长玩!”

“那珈尔是和墨尔一起出来的,对不对?”

“对!”

宁宁看着眼前点头如捣蒜的珈尔斯理,莫名觉得他有点像自己还是个普通地球人时养的那只小白狮子狗。

在外面受委屈了,就会哒哒哒地溜到她身边来蹭个不停,喉咙里呜呜咽咽的声音不断。

像是撒娇求安慰的小朋友。

不知怎的,她当下脑中的灯泡就嚓得一下——点亮了。

一瞬间,心领神会。

她轻摆鱼尾,飞快地游到了墨蓝色人鱼和玄黑色人鱼的中间。

左侧两两相望,右侧四目相对,女孩干脆直接先左手遮住珈尔斯理的眼睛,再右手盖住墨尔斯忒的眼眸。

接着,花瓣一样的粉润唇嘟得左边啵了一下,右边啜了一口。

“辛苦珈尔了!”

“墨尔真棒!”-

安慰小朋友,她会!亲亲抱抱一套流程走起!虽然她家的两只人鱼先生已经不是小朋友了,但是,安慰的方法应该是通用的!

墨尔看了珈尔一眼,两人鱼都愣了一下,随即墨尔捏了捏自己发烫的耳垂,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装得十分坦然自若的模样,接着十分正经又有些暗戳戳得寸进尺地说了一句。

“虽然人鱼成年后就要被丢出去寻找自己固定生活的海域,但是,找到了自己的命定人鱼之妻后,就可以回去接受人鱼之王的祝福和人鱼之海里生命树的颂歌。”

“对,宁宁,人鱼王的祝福和生命树的颂歌是每个人鱼之妻都会有的礼物哦!”一旁回过神来的珈尔斯理和自家哥哥颇有些默契地补充了一句,亮晶晶的眼眸里,除了落了整片海洋的漫天霞光,就是对自家小爱人的满满期待。

“那……岂不是会见到墨尔珈尔的……”-

爸爸妈妈了!-

公公婆婆?有点紧张尴尬,怎么办……

小姑凉脸上乍然生起一片绯红,话说到一半,原本雀跃轻快的语调就愈发低了下去,低着低着,不自觉就没了声。

“宁宁不用害怕。伊尔斯诺虽然对我和墨尔很严厉,但是我保证,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因为姆父一定会站在他和墨尔这边!

“乖乖不怕。墨尔的姆父是个和乖乖一样温柔可爱的人类,你们一定会有很多话可以说。伊尔斯诺虽然对人鱼们严厉,但对人鱼之妻们都很温和。”-

除了从前辜负了人鱼们的不良人鱼之妻。

想到这里,墨尔斯忒便住了嘴,那些辜负了人鱼们的人鱼之妻,其实说到底,也是人鱼们一开始妄想强硬逼迫他们为妻,手段过硬,不是不可以,只是……反正,他温水煮青蛙的乖乖是跑不掉的,他也相信,自家小爱人不会辜负自己。

墨尔斯忒想了想就把新鲜出炉的小爱人搂在了怀里,低首凑近女孩的白嫩耳边,克制地轻轻咬了咬,眼眸微动,不过片刻,另一侧的耳垂,就落到了珈尔斯理的齿间。

时辰尚早,不妨再醉一次。

于是月亮渐渐升起的海面上,月牙形的海域里,幕天席地之下,云峦雾霭里,一片朦胧中,是鱼与水的交融,云与月的羞怯。

宁宁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地就坐上了不是开往幼儿园的火车。

车轮滚滚向前,也许是路修得不够平整,她坐得颠簸急了,不仅腰酸背疼,就连大腿内侧也疼得厉害。

她忍不住伸长了手,想去揉揉。

没等她手揉到,耳朵就被咬了一下。

“乖乖不听话,嗯~”

是墨尔斯忒。

耳边低磁的声音,间或成年雄性人鱼性感的喘息,扑连不断的热气,潮湿黏腻的长舌顺着脸颊滑过鼻翼,来到唇间。

墨尔斯忒亲了亲爱人的唇瓣试探了一下。

宁宁则仿佛喝醉了一般,平日里藏得极深的幼嫩小舌,这会儿像只小兔儿,一蹦一跳,出了兔子窝,左嗅嗅右闻闻,想再喝几滴甜甜的琼浆玉露。

墨尔斯忒如了她的愿。

他抱紧了女孩的后背,浑厚有力的大舌勾住了探出头的小嫩舌,与它缠在了一块儿,顺着它缩进窝的方向,抵进了小爱人的口中,小贝齿被欺负了个遍。

“唔呜呜……疼,好疼……”

终于抓住了机会,宁宁呜咽着出了声,生理性泪水像屋檐下的雨滴,接连不断。

墨尔斯忒心疼地松开了些许,大舌放过了红软无力的小舌,退出了兔子窝,轻轻柔柔地亲了女孩的唇瓣数下,顺着泪流的方向,一颗一颗,由下往上,像国王巡视自己的领域般,吻遍吞吃了所有的泪珠。

背后的珈尔斯理揽住女孩体力不支后,软倒的鱼身,吞咽含咬了数遍白嫩的银白鱼尾后,沿着莹白鱼身往上一路吻去,断断续续,口舌并用,辅以白齿尖牙、利爪长尾,那湿吻便去到了女孩新出炉人鱼身的泄殖腔处。

他吻了吻腔外颤颤巍巍负责守护的软鳞鱼甲,人类雄性的修长手指,褪去人鱼特有的锋锐利爪,钻进了腔内的柔软小道。

上面,墨尔斯忒剥开层层衣物,唇落到雪玉山峰上。

“咿——唔——”

“墨尔,墨尔,轻,轻呜呜……”

墨尔斯忒不语。

只是唇离开了雪峰上,再次含住了女孩的小舌。

而雪峰上的红樱桃,此时已然落到了墨尔斯忒的指间。

他左手抱着女孩无力的细软腰肢,右手便乘机摘了樱桃。

他掐住了女孩的乳尖。

“嗯~~唔!”

两只人鱼的耳边吟哦细语不断,于是底下人鱼腔内的大家伙硬得发疼。

珈尔斯理钳住女孩鱼身腰侧,底下的大家伙哧溜一下,出了门,像个威风凛凛的将军,一路披荆斩棘,破开敌方城门,深入敌方大营深处,夺旗占地,一举得成。

“啊啊……呜呜唔呜~”

“珈,珈尔,好疼呜呜……”

“宁宁不疼,不疼啊,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乖宝就舒服了。”

珈尔斯理挺直上半身,和墨尔斯忒交换了位置,鱼身一转,就到了宁宁的前身,旋即吻住了小爱人的雪白乳肉,对着这团软玉,就又咬又含,唇齿间,尽是满溢的茉莉花香混着牛奶的甜糯醉人。

背后的墨尔斯忒则一手扶着小爱人的右侧软玉,对着它又掐又揉,又捏又握,摆弄得软玉上的樱桃尖硬成了一颗小石子;另外一只手则带着女孩的一只小白玉爪子握住了自己底下那处不争气的东西……

骨肉匀称的小白爪子又细又软,五指握住大家伙的前端时,它的主人被烫得立马缩了回去。

“唔呜……好,好烫!”

“乖乖,记住了,这是人鱼浑身上下温度最高的一处!”

低哑的声音细语呢喃般钻进女孩的耳窝,急急的喘息声阵阵勾人。

宁宁只觉此刻的耳朵,怕是真的,真的像从前悄悄看过的下流话本里说的那样,坏掉了。

于是早前酥软了的全身,在这把火的加持下,这会儿又软成了一滩水。

“咦唔啊——没,不,不要,没力气了呜呜……”

“要的,乖乖要的。”

“不许不要哦~”

前者是又抓着小白爪子不放的墨尔斯忒,后者是底下大将军深入得愈发恣意妄为的珈尔斯理。

……

都说明月高悬,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然而月色低垂,处处皆是侬甜软语。

惑人得紧。

尒説+影視:p○18.run「run」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