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一春尘情

129.番外(二)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车驰出江乐的小区,宋之梓担心他留在所谓的故乡会让他徒增伤悲,便提议道:“我们要不就折返吧,去苏州南京看看园林古镇?”

宋煜眉头不经意间一皱:“为什么?你不喜欢这里吗?”

“不是——”宋之梓吞吞吐吐道:“我以为你会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

宋煜放缓车速,将车停在路边的无名道路上,低沉的声音在车里响起:“吱吱,我不会因为一个人就讨厌一个地方,也希望你不要厌恶上我曾经的故乡。”

景色四季变换,春去秋来,它们独自美丽着,与其他人都没有关系,你想看便来,若是因一些人错过了,那它们也不委屈,依旧花开花落,雨露均沾。

宋之梓连忙摇头说:“我不会的。”

宋煜侧头看她,突然笑了一声调侃道:“而且我开车开累了,不想除夕这天也要上高速,我还想着你今晚能犒劳我一下——”

“……”宋之梓怎么说也和他睡一张床有好多天了,赤裸相拥这种更羞人的事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可是听他认真调戏的话语,还是忍不住面红心跳,她无法,只好说:“你赶紧找个地方停车!”

宋煜笑着应下来,他在手机里输入导航地点:“这还不容易吗?”

“去哪里?”Ыx.co㎡(blx)

“南阳古镇,看下江北小苏州的古镇。”

车子重新出发,开车过去很快抵达。

南阳古镇位于湖面的一个岛上,需要乘坐轮渡过去。

等轮渡的时间,宋之梓看着微波荡漾的河面,有些明知故问:“为什么称呼为江北小苏州啊。”

宋煜脑子对比苏州园林,当即言简意赅答道:“水多。”

宋之梓看他两秒,确认他是认真思考过后的样子,也不打算勉强他了。

不过她转而一想,又不知不觉赞同他:“你说的没错,北方在很多朝代都是人口中心,古镇也不少,南阳古镇从中脱颖而出,还真的是因为它水多。”

江南水乡,那肯定是要有水才行。

宋煜点头:“它比苏州水还多,微山几乎叁分之二都是水。”

宋之梓惊道:“这么多啊。”

“没错。”

上了岛,宋煜把车停好后,便去逛起了古镇来。

这个古镇除了水多一点外,和其他古镇相差不大,古镇主街两边都是些商品店。

青砖木瓦的店铺连同湖边的景似乎都褪了色,冬天的天空也呈灰色,唯有挂在建筑间的灯笼是红色的。

不过也不妨碍两人在店铺都关了不少的古街中游玩一圈下来,逛完了,他们就并排坐在廊庭的长椅上倚着围栏上,静看远处被寒风吹得荡漾的湖面,湖面上什么都没有,水也不清澈见底。

偶有鸟掠过,也不足以成为一道风景。

宋煜说:“这个季节有点不适合来游玩这个景点,盛夏时应该会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景象。”

宋之梓安慰他:“淡季也有淡季的好处,起码没那么多人。”

宋煜说:“这个古镇平时也不多人。”

“……”宋之梓白了他一眼说:“宋煜,我这是给你台阶下。”

宋煜笑了一声:“知道。不过我更喜欢你这句话的语气。”

“?”她望着他,有一丝不可置信:“你是吗?”

“不是。”宋煜摇头,顿了顿他又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改变自己,你不用特意为了我变得温柔善解人意。”

他已经习惯她是一副小辣椒大小姐的性格,此刻对她顺从的模样颇为不适。

宋煜有追忆过自己以前为什么喜欢上她,回想画面最多的竟然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看不惯他,却又经常偷看他的场景。

他高中时期是校草,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可从来没有一个人以那么矛盾的眼光看着他,他觉得有趣,一旦开始了兴趣,沉沦也开始了吧。

“……”宋之梓听他这么说,便有些懂了,她这些时日确实有些刻意温柔在里面,尤其是昨晚一事过后,她对他都是一副尽力呵护的样子,仿佛他就是一个易碎的瓷瓶,一句重话都听不得。

可宋煜真的是如此吗?不是的。

她只是想对他好一些,说话讨喜些。

于是便不太像自己了。

爱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竟然能让她不知不觉为了对方改变自我。

可是有时候真的不需要去改变。

因为他不是瓷瓶,她也不是温柔的人。

风吹过,冷意扑脸,她脑袋更加清醒了,豁然开朗的她对着湖面,正了正喉咙道:“那宋煜你以后不能说我凶啊。”

宋煜觉得好笑又有些好气:“……我意思是让你实话实说,坚持本性,不是让你凶我。”

宋之梓:“那我尽量不凶你。”

“……”

古镇花了一整个上午游玩,下午宋煜便离开了这个地方往曲阜方向开去。

中午吃饭一个小时,开车接近两个小时,到达那里时是下午叁点,找酒店,定除夕饭,又花了不少时间。

因此这两个人下午没有出去玩,而是在酒店补觉,睡到傍晚便直接去吃属于他们的除夕饭。

除夕夜的饭店也尤为热闹,在各色人的脸色上,鲜少看到不开心,这个传统的节日,不管过往的一年如何,此刻或多或少都给人带来了些喜气。

宋之梓在这喜气中吃得饱饱的,若是不健身,吃成幸福胖指日可待。

于是,在回去的路上,她不难又嘟囔了起来:“宋煜,自从你答应当我私教后,一次都没有教过我锻炼动作!说!你是不是很失职?”

每次她去健身房,除了看他,就是吭哧吭哧在跑步机上跑步。

“……”宋煜听着热闹的人流声和她的指责,点头道:“确实很失职。”

宋之梓也在车来车往的街边,猛哼了一声:“知道就好!”

这娇娇的声音,原本就没有多少怒气,有周围的热闹声在,更是被稀释到像是撒娇。

他们回到酒店后耳朵才安静些,酒店是园林风格,复古,但也有健身房,宋煜问了前台,然后拉着宋之梓就走:“你喊了一路了,今晚就去健身房锻炼一下吧、。”

“……”宋之梓拉住他的手:“宋煜,这除夕夜锻炼是不是太辛苦了?”

何况她记得他还要自己今晚犒劳他呢……要是累瘫了明天拜孔庙都没力气可怎么办?

宋煜停下:“很辛苦吗?”

宋之梓见他松动了,连忙趁热打铁道,她依偎到他怀里,暧昧道:“何况今晚我还要犒劳你呢,累着了就不好了——”

宋煜垂眉看她纤细手指抚摸上自己的胸部,喉咙一滚:“那我们回房里锻炼。”

“……”

房间里更安静,灯光也比外面路灯暧昧许多。

宋之梓一进去不久就催他:“你快洗,我消化一下。”

宋煜见她不可耐的样子,提醒她:“今天你犒劳我。”

意思就是她出力,他躺着。

“知道了!”宋之梓催他拿睡袍进去,等他进去后,自己便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拿出手机便在网上搜索女人在床上如何主动。

视频自然是找不到,只能找到一些文字描述,她读了一遍,最后手机一丢,觉得还是实战才能得真知。

宋煜很快穿着浴袍出来了,他头发都没吹就赶着她去洗:“你先洗,我在外面吹头发就可以了。”

宋之梓还没准备衣服呢,她道:“我找下衣服。”

宋煜笑了一声,他低头在她耳边沙哑道:“我给你准备了新衣服,待会拿给你。”

“……”宋之梓听新衣服,身体便软了些,她把新衣服想到了情趣衣服,这种衣服不仅能取悦男人,也能取悦自己。

何况此情此景,宋煜又在无意撩拨着她,她更难拒绝了,只能乖乖进去洗干净身体,准备穿上他的新衣服。

宋煜所说的衣服是那条裙子,他从她房间里偷回来的,偷回来时吊带都没有去掉,印证着她买回来没有穿过一次。

此刻他从行李箱翻出来,手不自觉摸过上面纷繁复杂的花瓣装饰,脑海不由想象着待会她坐在他身上驰骋时,会带动这些花瓣乱飞的场景;若是他后入,还能亲吻她曲线优美背部。

这么一想,他身下欲望更强烈了。

宋煜深呼吸了一口气,赶紧衣服送进去,然后才乖乖地躺到了床上等她出来。

等待是难耐的。

这五年自是不用说,对于接下来的短短几分钟,宋煜的心也是难耐的。

他坚信她穿上去是美的,可是没有一寸一寸抚摸过,那美便只是存在于他的想象中。

不知道过了多少秒,脚步落在地毯,悄无声息。

宋煜意识到什么,他蓦然抬起头,一抹春色便映入了他眼眸中。

宋之梓双手紧紧抓住短裙两侧,头发披散着,落在花瓣当中,裙子下面是雪白大腿。

她有些走不动脚步,只能挑眉问他:“你哪里来的裙子?”

宋煜从床上下来,叁两步将她往床上抱去,宋之梓很快陷入了柔软的床垫中。

他压着她,手伸到裙子下面,摸到还泛着湿意的软肉,用有些控不住力道的力气揉搓了一把才沉声道:“偷来的。”

因着他的手掌直击重点,她下意识重重呻吟了一声,缓下来后才喘着气质问他:“你翻我衣柜了?”

“你不也翻我衣柜了?”宋煜手从裙子中抽出,转而捏起她下巴,手指也去抚摸上她水润的嘴唇:“我衣服惹你了?怎么把它们翻成一团乱?”

“……”宋之梓动了动嘴,说:“我想找东西。”

他呼吸愈发急促:“那找到了吗?”

她淡然一笑:“找到了。就在眼前。”

话落,她双手搂过他,然后身体一个翻身,坐到了他身上。

裙子铺开,挡住了两两相贴合的地方,在裙子下面,宋之梓有些卖力地摩擦着。

她动作展开了才知道她是做过的,在那个沙滩上,虽然到后面都是宋煜出力。

宋煜见她大有直接进去的势头,不得不微抬起下巴提醒她:“前戏,亲我。”

记忆回笼,宋之梓低笑了一声,她赶紧俯下身,去亲吻他嘴唇。

宋煜也很配合地闭上眼睛,一下一下地感受她柔软的嘴唇和小巧的舌头。

等到她终于进来时,他舒服地躺在床上,如愿看到了乱飞的花瓣,她速度快了些,便抖出了出重重幻影,似万千蝴蝶萦绕她四周。

等她撒欢完后,他也忘了要她犒劳的事,自己将她抱下床,将她抵到了窗边,自己的硕大从身后挺进她温暖湿润的地带。

心心念念的背部呈现在他眼前,他耸着臀,弓着背如痴如醉地地舔舐她那一片光滑。

酒店高度不能高于孔庙,他们的房间在二楼,宋之梓撑在玻璃窗上,注视着外面空阔无人的草地,手心紧张到发汗:“老公,会不会有人看到啊啊啊——”

宋煜抬起头,身体愈发用力撞她,嘴角笑意盈盈道:“老婆你穿着裙子怎么会被看到呢?而且下面又没有人。”

草地上无人,看上去一片静谧,倒是房间里声音不断。

这除夕,夜色无边,春色也无边。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