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玉玺丢失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皇城,乾清宫内,一位小太监推开大门,引人入内。

    “指挥使大人,请现在此处等候,皇上一会儿就到。”

    闻言,青龙点了点头。

    “有劳了。”

    却见那小太监自行离去,临走,还带上了门。

    青龙看着空虚的大殿,独自呆。

    他今日本欲前往珠光宝气阁参加开业典礼,可就在他即将出的时候,突然收到一个小太监的口令,说是皇帝叫他进宫。

    对方还拿出了锦衣卫特有的兵符。

    一般来说,只有遇到大事,皇帝才会以兵符驱之。

    青龙见状,立马跟着小太监进了宫。

    他没觉得不妥,反而有些开心。

    毕竟这些年,一旦有什么大事,基本都轮不上锦衣卫。

    东西二厂,六扇门,护龙山庄。

    这些权力机构势力一个比一个大,人才一个比一个多。

    而他锦衣卫呢,人才不断流失,势力一再收缩。

    缺少权利,也就是缺少资源。

    你看曹少钦,成了未来东厂指定接班人以后,资源不断倾斜,修为已经达到了神海境。

    而他身份锦衣卫指挥使,还是曹少钦的哥哥,此刻却不过是凝真而已。

    凝真境,在江湖上倒也算是一个小高手,当一些小门小派的掌门人绰绰有余,但是放在大炎的权力中心,却有些不够看了。

    也幸好,曹少钦是他的弟弟。

    有着这层关系,锦衣卫攀附上了东厂。

    两方合作下,各种功劳总算能分润一点,日子逐渐好过,尤其是梅晋加入锦衣卫以后,东厂的人相比以前也更加客气了。

    但是仅仅如此,青龙还觉得不够。

    在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振兴锦衣卫,让锦衣卫重获荣光。

    曾几何时,锦衣卫也是能和东厂六扇门比肩的组织啊。

    当然,这条路很难,但他现在至少看到了希望。

    而那个希望,正是梅晋。

    不管是武学天赋,还是背景关系。

    梅晋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对方年纪轻轻,修为就和自己相当。

    战力方面更是恐怖,能比肩神海境高手

    关系方面,东厂厂公是他舅舅,东厂未来厂公是他义兄。

    神侯府和他也是相交莫逆。

    而且最关键的是,梅晋这人有脑子。

    不是那种遇见事直接莽的傻子。

    在这个浮躁的世界,这种特点难等可贵。

    让梅晋接他的班,他才能放心。

    当然,如今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梅晋还得熬几年资历。

    他年纪太轻,现在上位,很多人都会不服。

    就连皇帝也不会答应。

    毕竟,梅晋是曹正淳的外甥。

    等什么时候曹正淳告老还乡,那才是梅晋上位的最好时机。

    如今,他也只能是尽自己可能的多多立功,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让锦衣卫更加强大。

    等到梅晋接任之时,不至于太寒酸。

    如今,皇上竟然难得的出动兵符调遣他,这个机会,着实让青龙兴奋不已。

    事情越大,功劳越大。

    就在青龙暗自思考,为未来做着各种规划的时候。

    一股诡异的味道突然充斥他的口鼻。

    却见青龙鼻子一动。

    “甘油的味道?”

    闻着这本不应该出现在乾清宫的味道,青龙眉头一皱。

    随即顺着味道往外走去。

    正当他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脸色大变。

    乾清宫的门,竟然被锁上了。

    下一刻,一股烧焦的味道传来,烟雾四起。

    青龙顿时震惊了。

    有人要害他!甚至不惜火烧乾清宫!

    也不废话,青龙直接运转功力,冲破了大门。

    但紧随而来的,就是几道暗器。

    青龙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攻击,看向来人。

    对方是蒙着面,看不清脸,但是凭借身形,能看出是个女性。

    下一刻,对方又劈来一道剑罡。

    青龙进宫没有携带武器,此时空手对敌,丝毫不敢大意。

    双拳真气附着,奋力挥出,两人当即斗在一起。

    可是打着打着,青龙却突然大喊。

    “峨眉的武功!你是谁?”

    闻言,蒙面人冷哼一声,剑影漫天。

    青龙只得疲于应付。

    却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凑了上来。

    对方看准了青龙的死角,一掌击出,正中青龙后心。

    噗的一下,青龙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都栽倒在地。

    眼看两人越来越近,青龙缓缓闭上眼睛。

    可是下一刻,对方竟然没有动手伤他,反而点中了他的穴道。

    与此同时,又有一队人马凑了过来。

    为的是一个太监。

    青龙认得对方,是西厂的贾精忠。

    对方武功平平,却有着一手敛财的好手段。

    魏忠贤十分重用对方,封他为西厂四档头,专管钱财之事。

    见他带队,青龙本能察觉不妙。

    果不其然,对方在凑近以后,竟然突然大叫。

    “来人啊,锦衣卫指挥使火烧乾清宫了!”

    闻言,青龙心神大震,当下就像出声反驳。

    但是此刻他已经被点上了穴道,根本无法出声。

    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是那两个方才袭击他的蒙面人。

    他们竟然架起了青龙,摆出了架势。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是同伙一般。

    越来越多的护卫集结。

    就连负责皇上安危的保龙一族也纷纷入场。

    下一刻,那两名蒙面人挥动手中武器,竟一边架着他,一边往外打去。

    而贾精忠那边还在配合他们演戏,故意给他们开了个口子。

    没一会儿,就带他冲出了包围,离开了皇宫。

    那两人没有一刻停歇,也不知走了多远,直至来到一处偏僻的密林,才缓缓停下身子。

    而后就将他随意的扔在地上,开始盘膝打坐。

    青龙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暗中积蓄内力,悄悄冲穴。

    却在此时,那个女性蒙面人提剑就要杀他,可还没动手,就被另一人阻拦。

    “先别动手,留他一命。”

    闻言,女性蒙面人眉头一皱。

    “他现了我们的武功路数,不杀人灭口,很可能惹祸上身。”

    “人还没还回来呢,你杀了他,徒儿怎么办?”

    似乎是被说动了,那女子终究没有刺过来。

    “那就依你所言,暂时留他一命。”

    另一边,皇城之内。

    乾清宫前,皇上脸色茫然的看着眼前焦黑的建筑。

    这是他第二次失去住所了。

    短短一年之内,皇城内两座大殿被毁,这脸,算是丢干净了。

    却在此时,一个小太监缓缓走了过来。

    “启禀皇上,物品都清点出来了,所幸火情现及时,没有什么大损耗,只是……”

    “只是什么?”

    皇帝本能的感到不好。

    却见那小太监战战兢兢的说道。

    “玉玺,不见了!”

    ……

    珠光宝气阁内,梅晋一脸郁闷的坐在椅子上。

    却见娇娘带领着一队工匠走了进来。

    这些老师傅,每进来一人,就会对着梅晋拱手行礼,脸上还带着些许感激。

    梅晋对他们自然不陌生。

    毕竟上次珠光宝气阁的修缮工作,就是交给他们做的。

    距离上次交工,也就过去两天左右。

    加上珠光宝气阁装饰要求严格,用料都十分考究。

    这两笔生意,够他们吃两年的了。

    有些无语的和这群老师傅依次打招呼,梅晋又看向了另一边。

    神侯府的众人,沈炼,靳一川,冷凌弃,卢剑星,以及曹少钦,贾廷等梅晋的亲朋好友全来了。

    就连捕神和张海端这两位都没走。

    如今,珠光宝气阁暂时是不能开业了。

    但是这群宾客,却全是梅晋请来的。

    总不能这时候把他们打了。

    今晚免不了,又得掏钱请他们吃一顿。

    这一来一回,梅晋感觉损失了几十万两银子。

    “守郡王,希望你能如约还钱……”

    却在此时,远方的路口突然窜来一道身影。

    对方穿着锦衣卫服饰,度很快。

    定睛一看,却是雷豹!

    对方老远就看到了梅晋,双脚用力,直接就跳到了梅晋跟前。

    “大人,天牢出事了。”

    闻言,梅晋眉头一皱。

    他今天没有去天牢,所以就把雷豹留下,替他收押犯人。

    能让他亲自赶来,可见事情不小。

    “别急,慢慢说。”

    “我今日本在天牢当差,起初一切正常,但临近午时,北镇抚司来了一批人,他们提走了很多犯人。”

    “提走?”

    梅晋本能的察觉不对,天牢规矩,入牢者不得私自提走犯人,审讯要在天牢进行。

    “为何无人阻止?”

    雷豹闻言叹了口气。

    “来的人是指挥佥事,属他官职最高,天牢无人敢拦。”

    梅晋猛地站起来。

    “是哪位佥事。”

    整个锦衣卫,只有两名佥事。

    却听雷豹说道。

    “是玄武大人。”

    翁的一下,梅晋只觉脑袋一阵轰鸣。

    “他们提走的犯人,都有谁!”

    雷豹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本册子,梅晋接过查看,额头青筋暴起。

    峨眉派的人,竟全被提走了。

    最关键的是,对方还提走了刚刚关押的柳生飘絮。

    梅晋早就知道柳生飘絮向背后之人传递的消息。

    可是没想到,对方做的如此光明正大,竟然没有丝毫隐瞒,趁他不在天牢的时候搞突然袭击。

    不过好在,这群犯人虽然离开了天牢,但是梅晋获得武学并没有被收回。

    如此,梅晋才松了一口气。

    “大人,属下有负重托,没能守好犯人,请大人责罚。”

    闻言,梅晋看向了雷豹,对方此刻满头大汗,风尘仆仆,想来是为了传递消息,一刻都没有休息。

    一个罡气境,仅靠跑步赶来,已经算可以了。

    “行了,几个犯人而已,错不在你,无需放在心上。”

    却在此刻,远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众人闻声望去,却是一队人马赶来。

    看衣服,全都是西厂的幡子。

    为一人,正是西厂大档头,雨化田。

    见到场中众人,对方也不意外,只见他大手一挥。

    一众西厂公公纷纷下马,提刀围住了曹少钦等人。

    梅晋见状,一头雾水的同时也是勃然大怒。

    但他没有即刻出手。

    这里还是京城,雨化田如此行事,必然有所依仗,贸然出手,有理也变的没理了。

    而曹少钦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却见他冷冷盯着雨化田。

    “什么意思?西厂要和东厂开战?”

    闻言,雨化田直接甩出一纸公文。

    那公文被真气所托,缓缓飘到曹少钦的跟前。

    曹少钦接过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雨化田则是讥讽一笑。

    “奉皇上令,即刻免除东厂大档头曹少钦一切职务,由西厂缉拿归案,曹少钦,你可有话说?”

    曹少钦也不生气,而是转头望向梅晋。

    “小梅,公事因,当以公事果,不得意气用事,不得随心所欲,权衡相斗,凡是都要讲究规矩,此事,你不得插手。”

    闻言,梅晋捏紧了拳头,牙咬的咯咯作响。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曹少钦依旧在为梅晋考虑,生怕他意气用事,当场和雨化田起冲突。

    却见梅晋深吸一口气,平稳的说道

    “兄长放心,我不是莽夫,你且去西厂歇息几日,带我拨乱反正,接你回家。”

    却见曹少钦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吾弟长大了,还有,别叫我兄长。”

    说着,曹少钦便跟着西厂的幡子一同离去。

    而梅晋则是看向了雨化田。

    “我哥身子娇贵,若是在西厂磕到碰到,一个伤口,值一条人命,档头的命。”

    闻言,雨化田冷哼一声。

    “你在威胁我?”

    梅晋与之四目相对,毫不退让,却见他张了张嘴,也不说话,而是给雨化田比了一个口型。

    赫然是万贵妃三个字。

    根据梅晋的记忆,这雨化田,可是和宫里的万贵妃有一手。

    经常以各种手法挑弄对食。

    梅晋说出这三个字,自然是以此威胁对方。

    果不其然,在看到梅晋的口型以后,雨化田当即脸色大变,伸手就要拔剑。

    “雨公公,劝你不要意气用事!”

    却见不知何时,梅晋的身后已经站满了人。

    无情,铁手,冷凌弃,诸葛神侯,沈炼……

    如此阵仗,如此阵容,雨化田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唾沫。

    却见他冷哼一声,当即调转马头离去。

    而曹少钦,也随着队伍离去。

    一旁,诸葛正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可知前因后果?”

    梅晋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你既不知原因,此时又要去哪?”

    闻言,梅晋缓缓说道。

    “北镇抚司!”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