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知道自来也前辈你是否听说过这个名字?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雨声淅淅沥沥。

    昨天晚上雨停了,但是等到今天早上却又继续下了起来,朦朦胧胧的雨幕笼罩着整个木叶,给这个向来热闹非凡的村子染上了几分清雅的冷色调,街头奔波忙碌的身影说实话并不见减少,但的确是被这细细密密的春雨洗刷掉了那一份喧嚣。

    村北,森林边缘的训练场上。

    第七班的考核已经是开始了。

    “······这就是差距吗?”

    小樱奔走在雨中,被雨水打湿的粉色头黏在额头上,心情沉重的像是绑上了一个重若千钧的船锚,拽的少女的情绪不断地下滑。

    “小樱,继续往后退。”

    “鸣人,再来两个影分身护住小樱。”

    “好!马上就来。”

    少年们的喊声在雨中回荡。

    鸣人的影分身顶着雨幕冲到了小樱的身边,拦截下来了卡卡西的攻击,影分身虽说是被打爆了,但是小樱却也是又和卡卡西成功拉开了一段距离,同时鸣人和佐助的夹击接踵而来。

    宇智波流剑术佐助已然习得了其中精髓,

    只是缺少真正的实战磨砺,所以稍显稚嫩。

    但在鸣人的影分身掩护配合下,让卡卡西也不得不分神去守御,至于说放弃小樱这个最好对付的目标,转而去收拾佐助······没有那么容易,十二岁的佐助和十二岁的鸣人或许不如当年十二岁的卡卡西,但也差不了太远。

    就这样,

    战斗陷入到了胶着状态。

    ·······

    时间是早上八点准,在训练场上等候了半个多小时的少年少女们看到了踩点准时到来的卡卡西,正如卡卡西自己所说,迟到这个坏毛病要改,于是便改成了极限踩点技术。

    准时抵达训练场的卡卡西没有废话,

    这下雨天实在不是什么聊天拉拢感情的时候,直接宣布了考核的开始,考核的内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野外生存演习,考验的就是少年少女们的生存能力,他们需要面对卡卡西的攻击下坚持二十分钟。

    给了他们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可以在演习场附近森林中布置陷阱,但是不允许他们离开演习场过一公里的范围,卡卡西想要考验的是鸣人他们的战斗水平,而不是长跑能力在,别的不说,光是鸣人分出来一堆影分身散开,就足够让卡卡西头大。

    对了,

    卡卡西还限制了鸣人的兽伪画之术。

    不然鸣人提笔画出来一只大鸟,飞到空中去和卡卡西遛弯,那个画面卡卡西自己想想就血压升高。

    说句实话,要求仨刚毕业的下忍在一个精英级别的上忍的攻击下坚持二十分钟,而且还提出来了一大堆的限制条件·····换做不知情者来看,这简直就是在恶意欺负人。

    一开始,

    春野樱听到那么多的约法三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怀疑卡卡西老师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们毕业。

    不过,

    鸣人和佐助稍稍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了这蛮横不讲理的要求,并且在接下来用实际行动证明了那一系列的要求还真不是卡卡西过分,那是合理的诉求,根本不过分好嘛!

    要知道卡卡西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上忍了!

    鸣人和佐助,这俩人的才能并不比当年的卡卡西要差,唯一不足的就是他们不如卡卡西那样在战场上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搏杀,所以没有能像卡卡西一样创造出来一个‘最奇迹’。

    但是卡卡西想要做到的是在不伤到鸣人他们的前提下战胜他们,这样的条件也束缚住了卡卡西的手脚,生擒和击杀完全就是两个难度。

    所以,

    这勉强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均衡。

    卡卡西并未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他的确是压着两个少年在大,但是如果不是有小樱给鸣人和佐助添加了额外的负担,他大概是从一开始就没可能在二十分钟内取得胜利。

    忍者们有许多种类型。

    有擅长战决的,有喜欢请君入瓮的,有爱好千钧一的,也有精通持久消耗的。

    很不巧,

    鸣人就属于那种擅长打持久战的。

    天生的庞大查克拉赋予了他挥霍的资本,不同于原来轨迹种那个一次性召唤出来成百上千的影分身大肆浪费的败家子战斗方式,现在的鸣人很少会一次性召唤出来十个以上的影分身,大多数是五七之数,能形成数量上的优势,又不会无意义的浪费查克拉。

    毕竟,

    召唤出来一千个影分身,除非是对付尾兽之类的大家伙,

    否则站都没地方站,

    大多数影分身被召唤出来也就是走个过场,壮个声势,除此外别无他用。

    就这么一点变化,就让鸣人几乎是化身为永动机,查克拉的消耗度也就比恢复度快那么一点。

    打的卡卡西那叫一个难受!

    这是什么怪物啊!

    他在心中叹道。

    不经意间,他体会到了曾经那些个死在他手中的敌人们的痛苦,当然这份痛苦的起因不完全相同,他是因为鸣人那无穷无尽几乎看不到尽头的查克拉量而烦恼,他曾经的那些个敌人则是因为卡卡西那继承于木叶白牙的瞬杀之法而绝望!

    总而言之,

    二十分钟的时间转眼即逝。

    卡卡西最终的斩获是零。

    第七班的全员都在这一场生存演习中‘存活’到了最后,包括本应该是最容易突破的小樱,在鸣人和佐助的倾力援护下也安然无恙的存活了下来。

    等到那放在树桩上被雨伞遮住的闹钟响起来。

    卡卡西不得不遗憾的收回了手,看着气喘吁吁的佐助、小樱,以及没事人一样的鸣人,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几个学生除了小樱还像是一个正常的下忍之外,鸣人和佐助等到积攒足够的实战经验,去参加上忍考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鸣人光是靠影分身就能堆死许多人,他也是知道的,除了兽伪画之术,鸣人还有不少自来也大人传授的招数没有使用······真就是个小怪物啊!不愧是水门老师的孩子。

    还有佐助,

    佐助那一手犀利绝伦的宇智波流剑术,凶得很!

    而且比起来鸣人,

    貌似他和佐助的相性要更好一点,他们两人的战斗风格有着很高的重合度。

    最后就是小樱······未来可期!

    “行了,你们考核通过了。”

    卡卡西抓了抓头,湿漉漉的能拧出来一把水来。

    心中再次叹息这指导忍者的工作真不好干啊!

    “哈哈!佐助,小樱,我们通过考核了!”

    鸣人兴奋的喊叫出声。

    那蒙蒙细雨根本不能浇灭他心头哪怕是一丝那炽热的兴奋情绪。

    “哼,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鸣人你也太大惊小怪了。”

    喘匀了气的佐助又抖了起来,

    十分不屑的摆出来了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当然如果那翘起的唇角能压下去就更完美了。

    唯独小樱

    少女咬着嘴唇,

    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沮丧。

    原来······这才是鸣人和佐助的真本事吗?面对卡卡西老师这样的上忍都能坚持这么久,还是在带着自己这么一个拖油瓶的情况下,在忍者学校的时候缺少比对的标准,所以少女只是知道鸣人他们很厉害。

    但是这个很厉害具体是什么水准,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

    在此刻又一次的被刷新了认知。

    心中不免有些绝望,自己当真能跟得上鸣人和佐助他们的步伐吗?今天是面对的是卡卡西老师,她清楚鸣人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如果等以后遇到真正的敌人的时候,还能有今日的这一份从容吗?

    她心中完全没有底儿。

    这时候

    卡卡西开口了。

    “鸣人、佐助,你们的表现都相当不错,不过我最高兴的是你们没有选择抛弃队友,以更加省心省力的方式和我战斗,许多人都认为,打破忍者世界规则的人是不折不扣的废物······可是,在我看来,不懂得重视同伴的人,连废物也不如!”

    “如果你们为了省心,从一开始就舍弃掉掉同伴,那么我会很失望,并且直接让你们返回忍者学校回炉重造,今天在这里,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团队精神是十分重要的,你们在未来固然会遇到只能依靠自己的窘境,但是学会依靠同伴是绝对没有错的。”

    目光在认真聆听教训的少年少女们的身上逐一划过。

    卡卡西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

    抛开来那些个压力不提,能教导这些孩子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荣幸呢!学生会挑选名师,名师又何尝不会挑选高徒?一个好老师,有一群好学生,这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幸运。

    不过,

    卡卡西将目光投在了神色暗淡,都将嘴唇咬出血来的少女身上,“有小樱······我也很高兴你没有因为鸣人和佐助的表现而自暴自弃,直接放弃掉这场考核,我知道你心中的压力不是我这三言两语就能驱散的。”

    “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未来会如何,有的人会随波逐流等待着命中注定的未来,有的人则是不相信所谓的命运,比起来命运这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他们更信任自己亲手开拓出来的未来。”

    “我不清楚这两种选择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但是我很敬佩那些试图掌握自身命运的人,当然前提是不要违法乱纪,小樱,不要用现在局限了你的未来,告诉你一个秘密,选你做鸣人和佐助的同伴可是火影大人的决定,即便是怀疑自己,但也不妨试试相信一下火影大人的眼光如何?我可是很期待你以后的表现的哦。”

    鸣人和佐助这时候都老老实实的做了‘哑巴’。

    不过在听到卡卡西说的秘密的时候,还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卡卡西老师,你说火影大人······选了我做鸣人和佐助的队友,这是真的吗?”小樱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卡卡西。

    “或许有人觉得我有些不靠谱,但是我是绝不会拿火影大人来开玩笑或者骗人的。”

    卡卡西认真的予以了回应。

    “······我会努力的,卡卡西老师。”

    小樱缓缓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个很好的选择呢!”

    距离训练场不远处的森林中,

    坐在树上的自来也闭着眼睛,脸上露出来了欣慰的笑容。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卡卡西那孩子······可是水门的弟子,我说的没错吧?宗弦君。”

    “我对于你的逻辑并不是百分之百的认可,虎父犬子的例子多的是,更遑论师徒。”宗弦站在树梢上,眺望着那不远处的训练场,“不过卡卡西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师,由他来引导鸣人继续成长想来自来也前辈你也可以完全放心了。”

    “哈哈!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卡卡西的能耐。”

    自来也笑着说道。

    “只不过宗弦君你也要体谅一下一个老人爱护后辈的心意嘛!”

    “爱护后辈没有问题,不过自来也前辈你也要注意,别让你的这份心意成为牵绊住后辈展翅翱翔的未来的锁链,雏鸟终究是要学会自己飞翔的,你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

    “我明白,我明白。”

    自来也喃喃道:“我只是······感觉时间过的好快!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若不是宗弦君你从中介绍,鸣人恐怕是连靠近我都不敢,而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出色的忍者了。”

    “那不是你自找的吗?自来也前辈。”

    宗弦轻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盲目的信错了人,鸣人根本用不到经历那些个不快的过去,虽然也可以说这是促使鸣人成为一个伟大人物的必经之路,但是很抱歉,我很讨厌这样的情节,因为鸣人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所以他必须吃那种赛过黄连的苦楚吗?”

    “我想,四代目火影夫妇在世的话,恐怕并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会在未来变得多么的伟大!平安健康,幸福快乐的长大,这才是四代目夫妇给予他们孩子的祝福吧!”

    自来也被怼的哑口无言。

    是啊!

    作为一个长辈,

    他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远大的前程,但是······如果在获取那一份远大前程之前要经历那种被万夫所指的痛苦,很可能会就这么夭折在奔赴向远大前程的路上。

    他大概是会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吧!

    “好了,自来也前辈,我来这里不只是为了看鸣人他们的考核,也是有事情正好要和你说一声,关于晓组织,暗部已经有所现了。”宗弦强行将话题扭转了过来。

    “这么快?”

    自来也面露惊色。

    昨天才说过,怎么今天就有结果了?

    这度是使用了飞雷神之术收集到的吗?太快了吧!

    “是暗部整理了一下过去的旧资料,现根组织被封存的资料中有关于这个晓组织的记录,按照上面的记述,这个晓组织最初是出现在雨之国,是雨隐村的敌人,领是一个叫弥彦的男人,不知道自来也前辈你是否听说过这个名字?”

    宗弦看着自来也,一字一句的问道。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