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他在深渊里

章节目录 手绳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为了在约定时间赴徐静禾的约,林荔起了个大早,睡眼朦胧的洗漱。

    正满脸洗面奶沫时,林荔听见玄关传来“哐当哐当”的声音,还伴着男人的调戏和女人的娇笑,猜是秦梓悦喝醉酒带男人回来。

    这种情况从她到这里住就出现过,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

    林荔朝天翻了个白眼,本来想化妆,现在都失了兴致,梳好头发,换好衣服,随意的抹了口红提气色,便出门。

    到楼下,果然看见和往常一样等她的江暮岚,依旧给她准备好早餐。

    蹦着飞奔到江暮岚面前,给了他一个熊抱,没撒手。

    “你不用天天给我买早餐的,我以前都不怎么吃早餐。”

    江暮岚反客为主单手揽住她,不容拒绝道:

    “早餐很重要。”

    “那你又不吃?”

    光给她买,她却不见江暮岚吃过早餐。

    “我吃了。”

    江暮岚正给她的牛奶插吸管,说话漫不经心。

    “真的?”

    “真的。”把牛奶递到她嘴边,江暮岚有些无奈。

    “行,信你,我们走吧,别迟到了。”

    走到公交站时,林荔正好把早餐吃完,刚把包装袋扔进垃圾桶,公交车就到站,一切都出乎意料地顺利。

    两人寻到公交车后排,正好有两个并排的座位没人坐。

    从他们区到城北相隔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车距,基本上就是从老城区到郊区。

    林荔坐在里边的座位,许久静默不语。

    待到了市中心,车里的上班族下得差不多了,这趟开往城郊的公交车里也就只剩稀稀拉拉几个人。

    这时林荔将头靠到江暮岚肩上。

    “江暮岚。”

    “嗯。”

    “你说,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啊?”

    不知江暮岚是想缓解林荔的不安,还是想阻止自己产生不安,他找寻到林荔的手,十指相扣,握得紧实,密不可分。

    侧头,脸颊与她柔软的发顶相碰,江暮岚掩下眼中的失落,深埋内心的难捱,语态平静。

    “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突发奇想,你别乱想。”

    哪有什么突发奇想,有问题肯定有缘由。

    缘由不过是林荔接到的一通电话而已,却犹如一泼凉水,将沉浸在热恋的林荔彻底泼醒。

    这么长时间被她刻意遗忘的事实,终于被人连根拔出,暴晒在空气中,那样的肮脏,那样的丑陋不堪,恶臭地让人无法接受。

    昨天夜里,秦梓芳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夜诉衷肠,话语中不乏能听出秦梓芳已经隐隐约约知道她在和江暮岚交往的事情。

    虽然秦梓芳没有逼问,只是稍有试探,但林荔也清楚很大概率是秦梓悦告的状。

    一直以来,秦梓芳是都信任她大过于信任秦梓悦,正因这样,她丝毫不敢踩雷,母亲于她来说,是不能伤害的存在。

    只得欺瞒着,让这段见不得光的感情永远不出现在秦梓芳面前,可她深知这么做不现实。

    她不清楚会和江暮岚纠缠多久,但清楚的是江暮岚已经没能力再去爱另一个人,他的情感已经脆弱到一旦再受到抛弃,身心就将万劫不复,最坏的结果是拉着她一起陷入万劫不复。

    或许江暮岚不会知道,他的恶劣面,林荔早就看在眼里,只是从未道出。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林荔抱紧江暮岚的手臂,仔细回忆了一番。

    大概是从小时候那只如果她不去阻止,就会死在江暮岚手中的麻雀开始,再是那个料峭冬雨的早晨,他阴冷而没有活气的背影、亦是他满身狠戾将秦梓悦拖入单元楼时……

    阳光穿过清透的车窗玻璃照射在她的眼睛上,让她不适地眯起眼。

    “江暮岚。”

    “嗯。”

    “我们选择走这条路注定会很辛苦,但是只要我们还相互喜欢,我就不会让外力把我们分开,相信我,别再做些傻事了好吗?”

    坐直了身子,林荔看向江暮岚,直视过阳光,一时间,江暮岚的样子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大概是在高兴吧。

    因为他的声音,带着点暖人的笑意。

    “好,我信你。”

    少年人的承诺美得如同盛夏里点缀人间的缤纷花朵,美则美,可却柔弱娇嫩,一场午后的太阳雨,都会让它的花叶破碎,落入泥泞里……

    车窗外的风景无时不刻不在变化,从老旧的民居楼屋逐渐到崭新的高楼宇厦,再渐渐出现若隐若现的农家炊烟,青山连绵。

    刚下车,便能看到在山岚与茂林间露出尖翘一角的寺庙,这么寒凉的天气,居然还有鸣噙的啼叫从深林传出。

    他们前脚刚到山下汇合地点,徐静禾后脚就出现,手里还提着一袋香火。

    看到林荔身边的江暮岚时,徐静禾瞠目结舌,直勾勾的盯着。

    林荔走到她面前打了个响指,“回神了妹妹。”

    “不是…你…你们,你们俩真的……”她一直以为林荔从嵩市回来之后就想通放弃了江暮岚。

    “正式介绍一下,江暮岚,我男朋友。”林荔把徐静禾拉到自己的身边,转身对江暮岚道,“这位,我的同桌兼好友,徐静禾。”

    “呵呵,你好你好。”

    尴尬的干笑两声,徐静禾没有和陌生男生出来过,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她下意识地靠得林荔更紧,眼神往江暮岚那一瞥,两人正好对视。

    看见江暮岚黑沉的双眼,带着警告的扫视她和林荔紧挨的手臂。

    着实把徐静禾给吓得不轻,又想到江暮岚以前的传闻,更加害怕,直接紧搂着林荔,不管他警不警告,假装看不到。

    两人的小互动太明显,林荔想当做没看到都难,她抬手打了一下江暮岚。

    “干嘛,江暮岚你别欺负徐静禾知道吗?人家小妹妹一个。”

    说完还从江暮岚手里提的购物袋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徐静禾。

    叁人放松地爬山,一路上徐静禾都一改往常的沉默,话多起来,大约是不在学校,没有她害怕讨厌的人,整个人都开朗不少,只是似乎还是不怎么习惯江暮岚的存在。

    而江暮岚还是一样沉默。

    然后,然后就被两个女生忽略个干净,只剩下提东西的作用。

    工作日时间的寺庙,比较清净。

    来的大部分来的都是老年人,他们叁个一看就知道是高中生的小孩,还不是跟长辈一起来的,简直是这寺庙里奇葩般的存在,每一个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人,都会多打量他们几眼。

    由徐静禾带领着,把这个不大的寺庙里的神佛都拜了一遍。

    阳光和煦,最近难得的好天气,林荔和徐静禾倚靠在寺院的石雕栏杆旁。

    栏杆下是深远的山林,这个视角正好能从山上往下俯视,大片密林映入眼帘,晚秋的树林如同披上傍晚的黄昏一般,深深浅浅的霞色,冷冷清清的凉风,平平静静地扫荡,轰轰烈烈的美感。

    不远处,江暮岚把香火插在香炉里,正准备过来,却因为清俊的外貌而被叁两老太太留住,莫名其妙地被搭讪,隐隐能听到那些老太太夸赞的话,什么俊秀的小同志,精神的小伙子,加个微信,我孙女……

    江暮岚略带无措的样子,被林荔尽收眼底,忍不住笑出来,却没上前解围。

    一旁的徐静禾打量了一下江暮岚,又转眼看着林荔,脸上带着点欲言又止,像当初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注意到徐静禾的纠结,林荔淡淡地开口。

    “有话直说呗,”

    “荔荔你真厉害,真的追到他了,我就想你最近怎么开始吃早餐,都是他买的吧?你还说送早餐很土,结果江暮岚给你送我看你吃得挺高兴。”

    徐静禾撞了一下林荔的肩,语气略带揶揄,在这之前林荔可是不怎么吃早餐的人。

    “那不一样,江暮岚送的那能叫土吗?叫温柔体贴。”

    听到林荔双标的辩解,徐静禾无奈地瘪瘪嘴,目光在林荔和江暮岚之间转了转,想起什么,起个头又停顿下来。

    “不过……”

    话在心里转了几回,才到嘴边,徐静禾终是说出口。

    “你和江暮岚俊男靓女,站在一起养眼是养眼,怎么说呢?有点怪怪的,我和我外婆学过一点,大概就是所谓的气场不合?我外婆还说过,脸小的男人没福气,江暮岚这脸比大部分女生都小,而且刚才你让他摇了这么多次签,都是下下签,看来是个命运多舛的人啊。”

    这情商,徐静禾没朋友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在林荔不是爱计较的人,也清楚徐静禾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不过后半段话终归是让林荔心里有点不舒服,说他俩不合适她也就算了,当没听见,可她不能接受别人说江暮岚会命不好。

    斜了徐静禾一眼,林荔漫不经心地警告。

    “迷信,我让他摇着玩而已,寺庙设抽签打卦是不如法的,真正修行的寺庙都不搞这些,这里一看就不正规,骗老头老太太的香火钱。不过虽然寺庙不正规,但神佛需要敬畏,来拜一拜也挺好的,还有脸小没福气是什么歪理,那我还说脸大是火夫命呢,别乱讲。”

    “好吧,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见徐静禾没再说那些丧气话,林荔一只手揉乱徐静禾那层她十分不喜的厚实刘海,她皱眉提醒。

    “听我的,宝贝儿,把你这大窗帘刘海给我扎上去。”

    说着,目光落在徐静禾手腕上,细白的手腕串着一根纯白、墨绿、沉黑,叁色编成的手绳,样式繁杂,伸手摸了摸。

    “这手绳你自己编的?”

    “对啊,你要编吗?我还有材料,编了可以送人。”

    徐静禾话中有话,以前那么唯唯诺诺的一个人,现在都敢开她玩笑了。

    “算了吧,无聊。”

    虽然林荔嘴上说着无聊,眼神却盯着手绳看了一好会儿,余光看见江暮岚摆脱那几个老太太才回神。

    江暮岚走到她们身边,脸色不是很好,林荔笑着调侃。

    “呦,这不是咱精神又俊秀的小同志么?相亲大会开得怎么样?我看那几个老婆婆都挺喜欢你的。”

    “别说了。”江暮岚有些委屈,想到那些老太太摸完他的手,居然还想捏他的脸,就又恼火又难堪,好在他及时阻止,才没被她们得逞……

    追-更:pο1u&#65377(ωoо1⒏ υi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