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矜持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w酒店

    蒋家千金的宴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省会的世家名流倒是很会给蒋参谋的面子,就算是要来巴结蒋参谋的,也会把戏做足,把家里的青年才俊一同带来,女孩子给千金做绿叶,男孩子给千金相看,姿态做足了。

    而陈近生这个在国内不太知名的华裔,一直游走在宴会的各大美食区。

    他想着,要把这些、那些都带点回去给小月亮尝一尝,或者直接把厨师请回去。

    纵使前后左右已经有人尾随着他切切私语了很久,他还是心无旁骛的在试吃。

    有人前来搭讪,他谈吐幽默风趣,礼仪得体,他更像来华国游玩的外国绅士,领间的丝巾让他看起来十分雅痞,可他却不会主动勾搭场上的女孩子。

    除了,拍卖环节。

    他一掷千金拍下了好几件珠宝,在大家都不知道这些珠宝是出自谁的手中的情况下。

    这也是蒋临弋想出来的,要是那些拍卖品都标出了她的名字,谁会是真心欣赏她的,追捧奉承的就一大推人。

    可是没想到她的设计品都被那位华裔买走了,并且是高价,莫非是有人提前透露了?

    不可能,晚会都是她经手操办的,就连那些拍卖品都是第一次亮相。

    她只会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伯乐,而且是貌比潘安的伯乐。

    这人是他父亲偶然间提起的,要不然她都不知道省会住进了这样一位新贵,只是用了短短的时间,他就在网上找到了他的资料。

    华裔、慈善家、碉楼乡愁、启夏科技、人才回流

    官方的报道很正面,只有那些野生号写什么,宽肩窄腰、翘臀、想上他的床、他的腰就是要被我的腿缠的

    有了伯乐这层滤镜。

    蒋临弋看着他的大长腿和被臀部微微撑起的西服后摆,底裤就控制不住的湿了起来,为了让礼服裙更好看,她穿了丁字裤。

    此时她就夹着腿磨着自己的腿心。

    肩膀被蒋洛斯拍了一下,脸上涨的更红,她在m国圣塔菲留学多年,更喜欢白人那般直白的表达自己。

    蒋洛斯对于女儿的想法很满意。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没有血缘关系原始部落联合,靠的就是联姻,如果他不放心将手里的技术拿出来和军方合作,没有什么是比他蒋洛斯的女婿这个身份来的更安全。

    他要的就是他的技术,华国十个留学生有一个能从m国回来都算赚到,但是陈近生身上携带的资源太多,以及他身后的危岭集团,在那些地方的大集团谁不会干点地下交易,他现在也迫切需要知道他的更多底细。

    蒋洛斯扮演着给乖女儿选婿的慈父,推了蒋临弋一把,“你要是喜欢,就自己拿下他。”他对自己女儿还是有信心的。

    千金致辞,声明会将今晚拍卖所得的所有款项都捐给慈善机构,不出明日,蒋临弋的名声会在名流圈更上一层楼,以及那位矜贵的华裔,毕竟善款的百分之九十叁一千四百多万都是他出的。

    对于那些珠宝来说,确实是溢价了,但是对于美人来说就是无价的,砸多少钱下去只为博美人一笑。

    宴会将近尾声。

    端着香槟的服务生塞了一张房卡给陈近生,十二万一晚的总统套间,还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陈近生抬头就看见了冲着自己举杯的蒋临弋,以及眼尾瞥到看台上面的蒋洛斯,他基本可以肯定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蒋洛斯使唤别人来和他谈合作,那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晏子使楚都知道要走正门,他为什么就不能直接见背后的人,看来蒋洛斯的野心不小,为了让自己增加上位的砝码,不惜杀害自己部下的人,现在要的不仅仅是ABmS项目,而是他背后的所有。

    而他不屑与蒋家挂钩。

    陈近生特意选了一个丑一点的服务生,将房卡插进服务生的怀里,对着不远处的蒋临弋示意,“那位小姐请你的,记得赴约。”

    还朝着他勾唇邪笑,不禁撩的服务生都不敢抬眼看这个男人。

    端着杯香槟出去了,笑得开怀,并不担心落了蒋小姐的面子。

    还不忘吩咐那位服务生打包一些蛋糕、点心给他。

    蒋临弋也不恼,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觉得他和那些奉承她的人不一样,就算他要玩欲擒故纵,她也会陪他玩。

    她追了出去。

    “听说陈先生是m国回来的,我以为陈先生会和其他华裔一样,更像m国人。”和m国人一样开放。

    “看来是我唐突陈先生了。”

    陈近生杯里的香槟饮尽,端在他手里的酒是因为他而变贵的,围在他领上的丝巾也是因为他而变的奢华。

    “华国人不是讲究含蓄吗?是小姐你更像m国人。”

    “你是华裔。”蒋临弋对他真的来了兴致。

    陈近生:“教养我的人是华国人,蒋小姐号称军政世家,还是矜持点好。”

    他接过服务生打包的点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店。

    蒋临弋心想,看来是她把他惹恼了.

    陈江月听见门把的响动连拖鞋都还没穿就在玄关处等着了。

    陈近生一进门就被扑了个满怀,洗完澡后的小月亮香香软软的,橙花香味多了一缕沐浴乳的香甜,那对软绵的兔儿只隔着件薄薄的睡衣挤压在他胸膛上。

    比起少年时期为了活下去的冷酷,和跟着陈宗林之后的枪林弹雨,此刻有人等着他归家,扑到他怀里,他觉得这是镜花水月般的不真实,生怕一碰就会微波荡漾,碎了这幅美好画卷。

    他小心翼翼将她单手托起,手里的盒子随意放在玄关处,让她坐在自己的小臂上,臀瓣就枕在他手臂上,他都能感受到她私处传来的热意。

    一边走一边问:“想不想我?”

    将人抱坐在沙发上,狠狠的蹂躏了一把软臀,那样小的两瓣,他两只手就能掌握,像极了肌肤饥渴症的人,他就要蹭在她身上才能缓解身上的燥热。

    陈江月上了车才掏出手机查看,原来他发了不少信息给她,只是她没有看见,还有蔡鸣的电话,以及微信上莫名加她好友的人。

    仿佛出去应酬的男人身上就少不了一股烟味,她阿爸、伯父和陈宗林都是这样,陈近生也是。

    “嗯”,她点了点头,“没看见你心都是空的。”

    他的衣服上还有一股深夜的凉意,冻得她乳尖都硬了起来,这是陈近生摸到的。

    他被陈江月的话安慰到了,净化了他对蒋洛斯满怀恨意的心,蒋家现在的辉煌多亏那几个人的血肉之躯的累迭,他现在只是暂时不去想这些。

    他将手伸进她衣服里,攀爬往上毫不客气的握住了一只,他的双眼开始迷离,半眯起来像漩涡,会将人吸进去出不来。

    握在手里把玩,陈江月在碉楼里虽然没长,但遇到他之后如同雨后春笋,荷尔蒙激素释放得飞快,只要和她呆在一起,他就无时无刻想要干她,她还老是露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勾引他,他如何把持得住。

    另一只手握着她的腰,将她的私处卡在他的裆前,隔着裤子顶着她,凹凸的镶嵌,异常色情。

    “摸摸就不空了。”陈近生带着低喘,轻咬她的下巴,又吻了吻她的脖子,舔舐脖子上的香甜。

    陈江月觉得他像一条撒娇的大狗狗。

    手里还不忘将她的奶捏扁捏圆,手指在奶尖上打转,将她被玩弄得挺立的奶尖摁下去,又放出来,手掌兜着整只往上推,他的玩法千变万化。

    她轻轻的“嗯”了声,让他不要停,继续。

    干脆解开了她的睡衣,直白露出两只嫩白的奶,看得他口干舌燥,迫不及待上去吮上两口,奶尖微陷,他的嘴咬了上去。

    这是他在中秋巷子里还未好好观赏过的风景,哪怕这不是第一次见到,她醉酒那次给她换衣服,他就见过,是惹人怜爱的家伙。

    他会好好疼爱的。

    粗壮的舌头卷过奶尖,妄想将它卷进自己嘴里,吞进肚子里,时时刻刻拿出来品味一番。

    陈江月觉得不够意,怎么可以冷落了另一只,可怜巴巴的呻吟着,“那只也要。”然后主动拉上他的手,罩在她的另一只奶上。

    男人手掌的凹陷和女人胸前的凸起,天生就是匹配的一样,而他只匹配她的弧度。

    小手罩在大掌上而大掌笼络在雪白的奶尖上,她带着他一起揉捏。

    这样的视觉冲击,让本就硬着的肉刃打了个哆嗦,更加坚挺了起来,顶着裤子发涨发疼,还有她柔软的私处压着它,它都闻到味了,自己会顶上去,肉冠吐着粘液蓄势待发。

    磨人的小妖精。

    陈江月像只树袋鼠一样挂在他胸前,他起身去拿玄关处的蛋糕,又回来将人压在沙发上,奶油抹得她胸前到处都是。

    他一口一口将上面的奶油吃干净,舔的两只奶光滑水亮,那声就像在水里扑腾的鱼儿,带着奶油的甜腻,他将自己吃到的喂进了她小嘴里。

    原来已经蓄谋了很久,这样的吃法才是正确打开方式。

    “好吃吗?”指腹抹掉嘴边跑出来的奶油,舔进了自己嘴里,再吮了她嘴巴,勾着她的舌头不放,过瘾了才松开,伏在她身上眼里含春。

    “下面也想吃~”陈江月得了趣,要和他闹,那双杏眼被陈近生度过来的气息和津液毒成了上调的狐狸眼,黑发铺洒在身下,和雪白的肌肤冲击着他的视觉神经。

    像足一只狐狸精,专门勾引他。

    陈近生的手指很听话的钻到她底裤里,指腹刮在蚌肉上,已经濡湿滑腻,他亲了亲她的眼睛,性感吐气,“小骚狐狸精。”

    陈江月受不了这样的撩拨,浑身神经操控着身体不禁抖了两下,主动抬起臀蹭他,让他快一点。

    小手摁在他裤裆的凸起,能摸到圆圆的肉冠,手指绕着它给她按摩。

    陈近生痒到了心底。

    肉刃硬的要破空而出。

    再摸下出他就要受不住了。

    陈近生趴在她胸口处弓着身狼狈喘着气。

    有力的手指就要伸进她温暖的穴口,陈江月拍了拍他顶起的肉刃。

    陈近生倒吸了一口气,“嘶~”

    抬眸望着他的小月亮,这是要闹哪一出。

    “我去拿点东西。”无公害蔬菜都没她那张脸纯。

    陈近生以为她要去拿套,放开了她。

    结果,卧室门怦的一声关上。

    他觉得不对劲,一看原来门上还贴了张纸条:【好困哦~明天还要上体育课,小姑先睡了,大侄子随意。】,门把还锁上了。

    他鸡巴硬得都要顶上房门了,气笑了,插着腰在门外无措,撸了一把有些乱的头发,看来他的小月亮今晚是等久了。

    他随意,他还能随意到哪里去,左右不过是自己的五指山。

    原来这才是蓄谋已久的。

    江月是水中倒影,猴子今晚没捞着月亮——

    作者:追-更:pο1u&#65377(ωoо1⒏ υi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