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熟人作案

章节目录 56质问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高中的男生处于小孩和大人的分界线,在将到或是刚到大人的年纪,总是迫不及待要证明自己的成熟。一个个打算直接拿着瓶子对吹,仿佛这就是成年人的象征。

    还好都是些常见的啤酒,度数不算高,历晨霏叮嘱道:“别喝醉,没人送你们回家。”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应声意思意思,而周停棹和桑如显然并不在听话的行列。

    周停棹开了瓶酒,与过来恭喜他的同学碰瓶,旋即仰头灌了好几口。

    桑如瞧在眼里却不学他,从旁迤迤然拿了个杯子来,液体滚进杯里,呲呲地冒着气泡。

    那人与周停棹碰完又来与桑如碰杯,玻璃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桑如从容喝下,半杯酒入喉。

    大家见他俩都爽快,顿时越发起劲,一个接一个地来祝酒。

    空了一杯,又续一杯,桑如来者不拒,直到周停棹微微侧身,将她挡在身后:“我喝。”

    历晨霏刚唱完一首歌回来,见状顺势把桑如拉到一旁:“又不是敬喜酒,怎么还没完了,悠着点儿都!”

    桑如任历晨霏拉住,脸上已然有些发热,索性靠在她肩上缓缓。

    她自知酒量不好,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算是逞强,而他的酒量其实也一般,桑如是知道的。

    那回跟周停棹在同学聚会上见面,他愣是或主动或被动地喝了好些酒不说,还看起来神思尤为清醒。她和历晨霏走得晚,打上车离开的时候就回头了那么一下,便没能走脱。

    形容整洁的周停棹,终于在以班长身份送走所有人后,于她的注视下一个踉跄,走路摇摇晃晃,全然失了方才西装革履的气度。

    桑如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就这么心一软,要司机回头把人捎上。

    当时周停棹的反应是什么来着?

    惊愕。

    他意外于她的去而复返,但很快无法继续进行思考,上了车之后似乎也是这么晕晕乎乎地靠在了她肩上。

    桑如有些恍惚,回到过去的时间好似确实过得有些长了,重新沾染书卷气,后来令她心动的瞬间反倒好像成了上辈子。

    “还好吗?”

    历晨霏的关切在头顶上方响起,然而这些声音都在自动被静音,喧闹被抛诸脑后,桑如听见自己悠长的呼吸,除此之外,一切声响都源于半米开外。

    周停棹极少显出这样野的时候,来回间一瓶已经见底,别人是喝着开心,他却怎么看都像是在喝闷酒。

    眉头蹙得那样紧,不想喝就不要喝,桑如望着他紧绷的下颚不自觉心想。

    一切声音缓缓被开启,重新拥挤到人耳畔,桑如忽而起身,前几个字拿捏着语速一字一顿道:“慢慢喝,我去给我哥打个电话。”

    与此同时,周停棹手脚利落地开了瓶新酒。

    包厢门在身后关闭,一切喧嚣都与自己一墙之隔。

    倒不是真的要给洛河打电话,但做戏要全套。桑如靠在墙上喘气的间隙,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有些晚了,忘了跟妈妈报备可能会晚点回去。桑如随即点了拨号,手机刚放到耳边,忽然腕间被人捉住,桑如吓了一跳,手上被抓得无法使力,手机就这么掉下去。

    被周停棹接住,顺便看也不看按了挂断。

    他不知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此时唇边、发间都带着湿气,眉头紧紧拧在一起,喝了那么些,眼神反倒越发锐利。

    周停棹手上握得死紧,倘若眼神能将人捆缚,她现在大约已被束成他想要的任何样子任人摆布。

    强大的压迫感将她困在他的胸膛与背后的墙壁之间,桑如听见周停棹终于开口,语气里压抑着某些说不上来的情绪,困兽一般囿于他的眼里,他问:“给他打电话?”

    桑如微仰着头迎上他的目光:“是,不行吗?”

    “一晚上了,他要来早就来了。”

    “万一是有事呢,我相信他,”桑如说着动了动手腕,“你放手。”

    周停棹的喘气声愈重,像把字在齿间嚼碎了又勉强拼凑:“这么喜欢他?”

    危险的气息逼近,桑如佯装淡然:“喜欢呀,不然呢?”

    “那我呢?”本就逼仄的空间顿时更狭小,周停棹将她进一步逼退,低头几乎算是质问道,“你对我说的喜欢呢,算什么?”

    听起来又凶又委屈,原本被他有些吓到的情绪触手彻底缩回,桑如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喜欢你,就不能喜欢别人了吗?你不跟我睡,我还不能跟别人睡了吗?”

    周停棹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凝着她半晌,忽然间气极反笑,一个用力将她带入旁边空着的一间包厢。

    这间还没有客人来,灯也没亮,只有隐隐的光透进来。

    桑如换了个地方被抵在墙上,忽而耳尖被厮磨着轻咬了一口,听见周停棹恶狠狠道:“就只是要这个,是吗?”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