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小世界二下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日暮西沉,师徒一行人在山坡上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方有悲切的哭声传来。

    八戒心有所感,蹑手蹑脚走过去看了一眼,又着急忙慌地小跑回来:“师父,不好了!寻人的来了!”

    唐僧面露疑惑:“寻什么人?”

    八戒:“师兄打杀的。这个定是她家姐妹——”

    话刚说到一半,那哭声的源头便走进了众人视线当中。只见她二十多岁的模样,脸蛋与之前那村姑有着九分相像,身段却又自带一股风流。

    “呜呜...几位长老...可有见过家妹...呜呜...”

    少妇哭得梨花带雨,哀哀切切等待着几人的回应。

    美色当前,八戒却一点旖旎心思都不敢有,他眼神虚晃,摆着肥手赶人:“没见过没见过,我们还要赶路呢,快让开。”

    “八戒,不得无礼。”唐僧上前一步,将他推到身后,合掌对那妇人道:“女施主,万分抱歉,你的妹妹已被我那逆徒失手打死了。”

    “...什么?”她瞬间刷白了脸,失魂般前移两步,而后崩溃地哭倒在了唐僧怀里,“我苦命的妹妹啊!”

    风光霁月的僧人任由她抱着,一颗悲天悯人的慈心无处安放:“阿弥陀佛。”

    看着黏在一起的两人,旁边几个徒弟神色均有些不自然。八戒无意中视线下移,瞥见少妇那雄伟的豪乳在师父胸膛上挤压变形,他咽了口口水,一脸孝顺地和唐僧打商量:“师父太辛苦了,要不让老猪来安慰吧!”

    唐僧没给任何反应,倒是那少妇动了动,扭着纤腰丰臀将人搂得更紧了。

    “呵!”一声讥笑在众人耳中响起。

    悟空咧着嘴,背手握住金箍棒走到近前:“妖精做戏也不做全,天下哪有动不动就赖在陌生男人身上哭的妇人。你那是悲伤吗,你那是馋他的身子!”

    那美艳少妇瑟缩了一下,小手无助地攥紧唐僧的袈裟:“长老,你的徒弟好吓人...”

    见师父一副任人胡为的样子,悟空心中焦急万分,攥紧金箍棒就要动手。

    而就在此刻,八戒忽然留意到了他藏在身后的猫腻,赶忙扑过去争抢那杀人凶器,口中还要大叫:“大师兄你要干嘛,这是又想打杀了谁?”

    待要叱骂那呆子,悟空突然感受到一丝冰凉的视线,转头看去,那女妖精窝在师父怀里,正一脸讥讽地朝他笑。

    大闹天宫、称霸花果山的齐天大圣哪里受得了这等挑衅,手上的力道再不收敛,他挣开八戒的桎梏,猛地将那女妖精拽至近前,当头一棒砸裂了她的天灵盖。

    “逆徒!你又作恶!”唐僧怒不可遏,眼白都泛上了红血丝。

    孙悟空将尸体扔到一边,笑着解释:“师父,我并非作恶,这是个妖精。”

    “够了!”唐僧哪里肯听,背过身去不再看他,“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徒弟。”

    悟空当场呆愣住,旁边八戒悄悄靠过来,暗搓搓怼人:“叫你作,玩儿脱了吧?”

    没理那呆子,他几步移到唐僧面前,盯着对方的眼睛说:“师父,你不信我,还要赶我走?你可知,西行没我,就无人能保护你了!”

    “荒谬,我自是还有八戒和沙僧。他们难道不算人?”

    争论不休平添恼怒,唐僧闭上眼不再看他,沉声赶人:“快走,莫要胡搅蛮缠。”

    定定看了师父半晌,见他毫不动摇,悟空含泪颤声说了句“好”,翻手使出个身外法,变出叁个分身,东西南北各站一位,围着师父拜了下去。

    跳起来后,大圣将分身一收,两脚蹬上筋斗云,顷刻之间不见踪影。

    气氛一时沉寂下来,谁都没再吱声。

    收殓完尸体过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几人就近找到一个山洞暂住,铺好草垛,各自睡下。

    月挂枝头,暗影摇曳,沙僧被一阵诡异的妖风刮醒了,他习惯性抬眼望师父那一看,赫然发现草垛空空。再一联想方才的妖风,他心道不妙,赶紧大喊:“二师兄,不好啦!师父被妖精抓走啦!”

    这句话八戒就算没听过百遍,也有几十遍了,身体已经形成条件反射。只见他如一根离弦之箭,“嗖”地一声窜起来,捡起地上的钉耙就追了出去。

    沙僧脚力稍逊一筹,待追上二师兄,却见他停在一个堆满白骨的山洞门前,满脸的一言难尽。

    觉得纳闷,沙僧走上前去试着推门进洞,却发现这地方布着一张法力极强的结界,他根本破不开。而就在此时,里面隐隐有道男人的呻吟传出来,沙僧耳朵动了动,后退两步回到二师兄身边,露出了和他一样的表情。

    *******************************

    空旷昏暗的石洞内,唐僧衣衫大敞地坐在一张披了熊皮的石床上,腿间跪着一位骨裙裹身的女妖精。

    “唔...快要受不住了...”他高仰着脖颈,喉结上下滚动。

    “再坚持会儿嘛,圣僧。再让人家多吃几口,这可是延年益寿的唐僧肉啊。”女妖精话中带着笑意,指尖灵巧地在铃口刮过,激出几滴清液,转而被她长舌一卷,勾入了腹中。

    抬头望去,俊美僧人紧闭着双眼不看她,红色的脸,白色的颈,映衬出别样魅惑风情。

    真是越禁欲,越让人想摧毁。

    女妖欢喜地再次舔了舔那早已沾满口水的肉茎,身上的骨裙随意念转动化作一根长长的骨鞭,如蛇般盘旋爬上男人的手臂,随后将他手腕捆住,将人高高地吊了起来。

    脚掌勉强能撑地,他困惑地睁开双眼,不知自己将要面临什么。视线缓缓上移,他赫然发现对方完全化作了妖精形态。无数根骨节组成一双巨大的翅膀从她细瘦的背部生长出来,上下煽动,将这赤身裸体的美人平稳地托在了半空之中。

    秀发在空中翩然舞动,她幽幽飞到僧人近前,长腿盘上他的腰肢,手向下伸,握着那根滚烫对准了自己的花穴。

    “圣僧,这回是真的要吃你了。还请莫怪。”

    话音刚落,紧致闭合的穴口被龟头大大撑开,娇臀试探性地反复下沉,直到肉茎被完全含进去。

    当花心与龟头相撞,两道嗟叹几乎同时响起。她环着僧人的脖子,爱怜地在他耳垂上轻吻:“怕不怕?”

    “怕。”他颤着睫毛微微睁开眼,眸光中是佛祖都看不懂的大慈悲,“女施主可要抱紧了,莫要摔下去。”

    差点被逗乐,她紧咬住下唇,扶着他的肩膀开始上下舞动腰肢。

    ********************************

    回到水帘洞后,孙悟空躺在塌上不停灌猴儿酒,一副黯然伤神的模样。忽听洞口传来不同寻常的声响,他起身出去查看,却见背着行囊的猪八戒和沙僧傻愣愣地站在一群猴子猴孙之中。

    “你们怎么来了,师父呢?”他心中隐隐有丝不好的预感。

    那厢沙僧没有辜负期望,说出了他意料之中的话语:“大师兄,师父他被妖精抓走了。”

    这话悟空熟悉,但对于那语气却十分陌生。沙僧头一回用这种......尘埃落定的语气说这话,就好像后面可以极其自然地接上一句——大家可以安心洗洗睡了。

    孙悟空疾步上前揪住八戒的衣领,厉声问道:“呆子,你怎么没把师父救出来?”

    “嗨,救啥呀,俺老猪是那没眼色的人吗!”八戒垂头丧气地扒开他的手,边叨叨边往洞里走,“咱师父这回是取到真经啦——欲女真经。”

    转头拍了拍瞠目结舌的大师兄,他继续道:“西天是不用去咯。师父有洞房入,我们却完犊子了。白龙马留给他老人家,我们先来你这儿对付一段时间。待俺修养几天,就启程回高老庄。”

    旁边沙僧也跟着拍了拍悟空的肩:“大师兄,我也不麻烦你太久,下个月就回流沙河重操旧业去。记得没事常来玩啊,我做河鲜大餐给你吃!”

    孙悟空彻底石化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久久不能回神。

    俺老孙,到底错过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

    我又来瞎鸡巴编啦。

    潘金莲搞歪了,叁打白骨精祸害了,接下来我想糟蹋童话故事。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