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搬家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权喻希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没拉窗帘,醒了后望着窗外的火烧云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在戛纳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后先去洗漱,虽然睡之前已经清洁过了,但是睡这么长时间再起来,她总有一种过了24小时的感觉。

    洗漱完,她到客厅发现李昇基不在,似乎是拍戏还没回,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发现了李昇基发的信息,【六点钟收工,如果需要带晚饭就回复。】

    自从有了李昇基,权喻希感觉自己懒散了不少,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可以考虑到方方面面,就连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晚饭问题都照顾到了,权喻希回复了自己想吃的饭菜,无所事事的打开电视机看节目。

    一开电视便是SJ的视频,他们十叁个人穿着一身黑西服唱SorrySorry,权喻希厌烦的换了个台,心想着,今年怎么到处都是这首歌。

    实在是没什么想看的节目,权喻希关了电视剧,忽然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然后这个声音似乎是因为电视声音消失了,脚步也陡然停下了,这种微妙的巧合让人感觉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是在趁着电视杂乱的声音掩盖自己,权喻希有些疑惑,她放轻了步子,软绵的拖鞋踩在地面上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她悄然顺着脚步声的方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踮起脚,试图通过猫眼往下望,但是一无所获,刚刚听到的脚步声仿佛是幻觉一样,可权喻希非常肯定,那绝对不是自己的幻想,她犹豫了几秒钟,握住门把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走出去环顾四周,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这个时候,对面玄彬家也忽然开门了,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权喻希回家的时候遇到过玄彬,此时再看到他神色自若的微微阖首,然后就准备回家,但是当她准备回去的时候,玄彬忽然说道,“或许,一起喝杯橙汁吗?”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权喻希已经把玄彬当作普通的邻居了,不能招惹的男人就不要去耍暧昧,这一点她很清晰,这段时间玄彬也恢复成了生疏有礼的邻居模样,两个人除了见面打招呼就没有其他互动了,此刻忽然再听到玄彬的邀请,权喻希犹豫了几秒钟,然后点了点头,心想着,只是喝橙汁而已,应该不算什么吧。

    似乎是因为得到了想要的回复,玄彬脸庞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权喻希关上了门以后就到玄彬家里去了,门阖上后,楼梯处的安全通道门忽然缓缓开启,一双眼眸望着玄彬家的方向,眼中满是憎恶。

    走进玄彬家里以后,权喻希正在犹豫要不要换鞋子,玄彬就从鞋柜中拿出一双粉色的兔子拖鞋放到她面前,“穿这个吧。”

    女士拖鞋么。

    权喻希心底有点不是滋味,看来他是有其他接触的女性了吧,之前他还说因为一个人住,只有一次性的拖鞋。

    放下拖鞋后,玄彬看着权喻希的表情,马上明白她在想什么,脱口而出道,“这是因为上次你来所以买的。”

    这句话说完后,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和微妙。

    都是成年人了,自然明白这句解释背后的涵义。

    权喻希“嗯”了一声,然后往屋里走,转移话题道,“不是说喝橙汁吗?”

    玄彬也顺着她的话说,“在餐桌,我去拿给你。”

    权喻希坐到客厅沙发上,等着玄彬给她果汁,矜持又好奇的看着周围的装饰,似乎不像有女性生活的感觉,那拖鞋真的是为了自己买的吧。比起尴尬和害羞,权喻希发现自己更多的居然是一种暗自开心的感觉,因为玄彬那迅速的反应说明了他不希望自己误会,只是一想到上次两个人摊牌的结果,她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以免又造成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一会,玄彬拿了两杯橙汁过来,权喻希接过一杯,假装没看出来是包装果汁倒进杯子,问道,“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如果没有,只怕不会用这么蹩脚的理由吧。

    玄彬点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是因为我发现,最近有个男人很奇怪,他应该是楼上的住户,我遇到过几次,但是前几天我发现,他在我们这一层搭的电梯下楼。”

    这段话让权喻希瞬间想起了今天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男人,赶忙问道,“是不是看起来瘦瘦高高的?”

    “你遇到了吗?”玄彬问道。

    “我在电梯里遇到了,当时感觉他有点奇怪。”

    玄彬点点头,望着权喻希,表情十分凝重,“我觉得他像是…私生粉丝……今天你打开门之前,我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就猜想是不是他,透过猫眼,看到了他到你家门口,似乎是想放什么东西,但是忽然之间停住了,然后离开了。我担心他还没走,所以才用橙汁当借口喊你。”

    这段话听得权喻希不寒而栗,她知道私生的涵义,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私生粉丝,不由得皱起了眉,只是目前还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对方真的是私生,还有个问题是,就算对方是,该如何让对方停止。

    权喻希知道以私生的窥视欲,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是目前看来,这些事情还没发生,似乎也没什么办法去处理,不过……她想起了这段时间和李昇基的同居,不知道那个私生掌握了多少。

    她倒不害怕对方曝光,只是被别人掌握自己把柄的感觉,实在是很不好受。

    两个人齐齐陷入了沉默,玄彬见权喻希脸色难看,主动开口道,“要不然你告诉金恩在,让她帮你处理。”

    “嗯,我会说的。”权喻希放下杯子,看着玄彬道,“谢谢你提醒我。”

    “没关系……”玄彬望着她,忽然发现,她比起之前,眼神更加坚定了,看上去也自信了许多,叁月份那脆弱的模样就仿佛是一场梦,她破茧成蝶后更加具有魅力了,没有了那种需要被人保护的柔弱感,但自信又骄傲。

    忽然之间,玄彬很想问她,之前说的话还作数吗?关于开放性关系那件事情。

    他微微启唇,只是依旧无法吐出那几个字,正当这个时候,权喻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起电话后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然后接通了。

    玄彬看着她亲昵的和对面人通话,心底有种抽痛的感觉,失落的垂下眼眸。

    权喻希接完电话后,说道,“我先回去了。”

    “好。”

    玄彬看着权喻希起身离开,也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跟着她,当门打开后,他便看到了对面的李昇基,他两只手都提着外卖,正无奈的看着权喻希,目光完全漠视了她后方的自己,语气自然又亲近,“你要吃的都买好了。”

    应该要关上门了,再看下去只会更加难过,玄彬的大脑在警告自己,可目光却紧紧跟随着权喻希的身影,然后看着她换了鞋,跑过去抱住了李昇基,然后两个人像是密不可分的孪生一样,相依偎着打开了门,最后权喻希先进了屋,由李昇基关门。

    玄彬与李昇基凝视着对方,时间很短暂,不过几秒钟而已,然后两个人眼神便错开了,但是玄彬却明显的感觉到,李昇基的冷漠与厌恶,他很讨厌自己,就像自己也很讨厌他一样。

    在李昇基门上门后,玄彬才垂眸看向地面,权喻希脱下的拖鞋还在地毯上,粉色的兔子耳朵耷拉着。

    刚刚还共处一室的人,只是一声呼唤,就马上毫不留恋的离开这里去奔赴他人怀抱,所以只要接受她的要求,就能拥有这样的她吗?

    玄彬弯腰将拖鞋放入鞋柜中,仔细的摆好了兔子的耳朵,让它看上去对称又整洁,只是满心都是刚刚穿着这双鞋的权喻希。

    想要拥有的心,似乎快要超越逃离的心了。

    -

    权喻希坐在茶几旁吃着炸鸡,李昇基给她倒了杯果汁放在旁边,问道,“所以你在电梯里遇到过那个男人是吗?”

    权喻希忙着吃,只点了点头。

    “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也遇到过那个人……”李昇基沉吟片刻,说道,“和恩在姐说吧,然后这段时间我们最好是一起进出,如果我不在,你就让保镖送你上来,不过我觉得对方已经住在公寓里,时时防范也不是个好办法。”

    “我也觉得。”权喻希吃完了四块炸鸡,感觉有些腻味了,无助的看向李昇基。

    李昇基给她递了张纸,然后把剩下的炸鸡放到自己面前,他边戴手套边问道,“你之前不是想住在片场附近吗?要不然这段时间换个地方住。”

    权喻希想了想,说道,“倒也行,但是搬走也不能解决问题……”

    “至少比现在安全一些。”李昇基道,他声音平缓温和,十分具有说服力,“虽然现在都是猜测,但是防患于未然,私生都是疯子,而且他经常来这层楼,说不定已经在放摄像头或者试门锁密码了,如果继续住在这,万一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恩在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我们先换个位置住,等掌握了对方的信息,确保安全以后再回来。正好这段时间要拍摄,你住在片场附近也方便。”

    权喻希感觉自己毫无反驳的地方,爽快的点头答应了。

    李昇基看着她没心没肺看电视剧的模样,心底的石头落了地,眼前又浮现出玄彬的脸庞,他的眼神痛苦又失落,还有越来越旺盛的渴望。

    尽早搬走,无论是从哪个方面考量,都安全一些。

    ——

    学长作的一手好死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