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裤裆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与长苏告别后,沉炽便匆匆拖着叶倾城来到了后院的泉水处。

    露天的水池这点比较麻烦,不过看样子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来到附近了。四周异常寂静,泉水旁仅有一两盏纸灯,十分昏暗,沉炽险些没有滑到掉进池子里。她现在严重怀疑就算有人这个时候路过,在这种光线下也什么都看不清。

    不过比起略为阴森的气氛而言,汤池搞得倒像是日式温泉一样,水温处于一个不高不低刚好的温度,中间还有岩石块,感觉还能在里面游泳。

    沉炽看着昏睡中的叶倾城,不禁吞了口唾沫。

    “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沉炽朝着她拱了拱手,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即使同为女人,也应该不喜欢被人看光身子。

    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读书时她就异常反感公共浴池..怎么说呢...很羞耻的感觉。

    沉炽小心翼翼地褪掉叶倾城的外袍,就在她伸手褪掉里衣之际,怀里的人有了动静。

    “嗯...”

    叶倾城额头布满了汗,不停地短促地呼吸,像是极为痛苦,“别...”她小声呢喃着。

    “什么?”沉炽来不及多想地扶住她,“徒弟别急,我这就帮你把黑气逼出来。”又是一个伸手准备褪去叶倾城的里衣。

    叶倾城拼尽自己全身力气拦住了她,“别...脱衣服...就这么...把我放在...水里...”

    “呃...好的。”沉炽木讷地点了点头。

    她懂,女主这是害羞了,确实让不熟的人看光身体很难为情..

    沉炽轻缓地将叶倾城放至泉水中心处,“徒弟,我不会多嘴过问你修习的法术,只是,你在师父老人家面前还是得悠着点。”

    倒不是担心长苏会把女主怎么样,依长苏的性子,他不会对叶倾城如何,毕竟以叶倾城目前的修为来讲,掀不起什么波澜。只是二人之间一旦有了间隙,便会越走越偏吧...

    届时,剧情完全脱离掌控,她也很难办呐。

    叶倾城背朝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动了动身。

    沉炽双手抵在她的背后,一股股至纯的灵力毫不吝啬的输送过去。

    “另外,叶紫灵的挑衅以后只会越来越频繁,凭一己之力很难与之长期对抗,不如多依赖依赖身边的人。”沉炽边说边为她传输灵力。

    沉炽口中的身边人自然是指长苏,可听进叶倾城耳朵里,却又变了个意思。

    师父..是要他多多依赖她吗..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明明不值得..不是吗...

    沉炽自然察觉到了她情绪的波动,道:“还不快静心凝神。”

    “师父。”叶倾城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轻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哈?”沉炽被问住了,“这还..需要理由的?”

    她顿了顿,阻止了叶倾城的再次询问,“现在还不是动情绪的时候,如果不静心凝神的话,身体复原不了是小事,就此损伤经脉的话那就完了,我可不能照顾你一辈子。”

    叶倾城微微点头,强忍着情绪,照着师父所说的开始静心凝神。

    沉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女主..还真是个伤感的孩子啊..

    之所以称她为孩子,是因为剧情设定里她只是个高中生。

    要她说,有些设定就很扯,仅仅是个高中生就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怎么想也觉得离谱。

    两人又在后院呆了叁天,叶倾城的伤势在泉水的治疗下已然痊愈。

    “咳……咳……”叶倾城咳嗽出几口鲜血,脸色有些苍白,“师父。”

    嗯..不对..还是未能完全治愈..

    “怎么了?”她问。

    刚想招呼她摆好姿势再度疗伤,便见她突地垂下眼睫。

    叶倾城目不转睛地望着地面,没有看她,“师父,能不能答应徒弟一个请求?”

    “什么?”

    “不要抱别人。”轻到仿佛会被风吹散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一定要抱的话,可不可以抱抱我。”

    说话的时候,  声音里面有着浅浅淡淡的委屈,就像是一只...对着主人撒娇的..小奶狗。

    “...”

    原着里的女主是这个性子吗???

    人设崩了啊!!

    沉炽呆滞在原地,下意识张口,  却好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良久良久,沉炽才组织好语言,“那个啥...来治伤了...”

    被无视了诉求,叶倾城倒也不急,扬起苍白的笑容,道:“就当你默认了..”

    “害..”沉炽无奈地笑了笑。

    就这么敷衍过去吧,她可不想得罪女主,沉炽心想。

    叶倾城没有继续追问,乖乖坐到了她的对面。

    又是两个时辰的疗伤,叶倾城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

    “好了,那我这边要撤了,还有很多事没处理呢。”她早就想走了,毕竟现在她可是多了一个舔狗目标啊...

    见对方点头默许,沉炽急忙起身,不料叶倾城这时也起身,额头撞在一块,又踩中叶倾城散落在池里的外袍,就这么,二人摔倒在了一块..

    好巧不巧的是..沉炽的手刚好放在了叶倾城的胸口...

    好平啊..

    意识到不对,沉炽赶忙拿开手,“呃..没事吧?”她小心翼翼询问道。

    叶倾城摇头,坐起身准备扶起沉炽,不料沉炽脚下一滑,再次摔倒在他身上..

    这次,她的手,放在了他的裤裆上。

    等等..她的裤裆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

    沉炽愣了下。

    “什么东西?!”

    “……”叶倾城呼吸停滞了片刻,“把手拿开。”

    “啊...好的好的。”沉炽赶忙坐起身。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不是吧..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叶倾城咬牙,“你摸到我护身武器了!”

    “原来如此。”沉炽大松一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是个男的呢。”

    “那我走了啊?”见叶倾城不说话,沉炽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与之告别。

    突如其来的摸头杀,处于震惊中的某人便像是遭到了穿心一击。

    他神情一僵,羞恼别开头:“嗯……”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