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失恋联盟

章节目录 [人设崩塌警告][慎入](woo1⒏ υip)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net


    米杉拉拉傅皓霖的衣袖,但他坐姿丝毫不动。

    傅皓霖接近崩溃边缘,像是灵魂出窍一般地自言自语,“我为什么会分泌草莓奶。”

    漫长进化中,男生依旧保留了女生也有的乳腺。若是激素分泌失调,尤其是泌乳素地过分增高,那么这分泌或许也显得合情合理。

    米杉望着那副健身后大了不少的胸肌,吞了吞口水,小声宽慰,“霖霖你是不是最近出差太累了加上压力大歇几天激素分泌正常就好了你别急让奶留着吧。”

    “可为为什么是草莓味的”傅皓霖声音颤抖,眼神飘忽,却又猛地一下聚焦,“你昨天给我吃的草莓蛋糕会不会有问题!那个草莓居然那是粉白色的!一看就有毒!”

    米杉无辜,“我边做蛋糕边吃,草莓大半盒都是我吃掉的,装饰上去的就那么几个边角料的奶油,慕斯和蛋糕胚我也都吃了,算下来我吃掉的比你都多”说着拿手掐了掐自己的胸,“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呀。”

    又凑近他胸前,嘬了一口,咂咂嘴,望着今天格外粉的晶莹的乳头,“我真的好喜欢霖霖。草莓奶我们留着吧。”

    傅皓霖心梗得脸上惨白,此时耳边泛出一丝粉云,背过身,“我自己上网先看。”

    他空有一副硬汉心,偏没有一副硬汉相。

    自从因为阴柔的外表被米杉误当成受几年,他生出了面积有太平洋那么大的心理阴影。

    好容易爬上正位结婚,他再也不要被米杉夸好美好仙,他要让米杉觉得他好man。

    试图在海滩暴晒变黑,却以晒红蜕皮,恢复成比原来更白收场。练出的胸肌只会被米杉夸宝贝你好饱满

    米杉日常对着他粉红neinei流口水,所以他勉强接受仙气外表是自己隔绝外界不守男道的小人的武器。他不再试图改变,但绝对不允许真的发展到喷奶愈演愈烈!

    他能接受这成为米杉和他两人之间的秘密,却难接受这些私事让第叁人知道!医生也不行!

    网上就医自然没什么好结果,在浏览了上百个网页后,傅皓霖总结了这些网页给出的诊断结论:

    1他有两对x染色体外加一根草莓染色体

    2.草莓癌晚期

    3.草莓奶妖怪附了体

    胡说八道!坚定的科学拥护者傅皓霖岂能相信这些鬼扯,还是看医生去吧。

    转头一找,米杉已经无聊得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杉杉,我出门去找医生”傅皓霖把她的头垫在自己大腿上,轻声开口。

    米杉模模糊糊睁开眼,有些低落得想,霖霖看完医生,治好了,就没有草莓奶了吗?

    “还想吸”

    满足她最后一次吧,傅皓霖微微发怔,毕竟草莓奶看完医生再不会出现。

    他任由米杉吮吸着,轻抚她细嫩的背部皮肤,就着胸前的难耐的酥麻和她身上浅浅的乳香,似乎有一种母亲的神圣满足感漫出。

    下身有了热意,他想要杉杉吸得再用力一点

    不可能!这个想法一出,傅皓霖打了寒战。

    有一道奇异的粉光从眼前闪过,瞳孔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仔寻找光的来源,是米杉手上那只镯子,雕刻的图腾上回荡着带着紫晕的粉色柔光。

    妖物!傅皓霖虽是无神论者,突然直觉警铃大作,掐住她的手腕,试图将镯子脱出。

    米杉研究地看着手腕,“霖霖,你给我买的吗?好漂亮,我才看到”

    用了全身力气,汗滴从傅皓霖鬓角滑落。米杉手腕细瘦,远远小于镯子直径,照理来说应当毫无阻力,此刻却像有一道无形的强大结界拦着,不让他将镯子脱出。

    钝木头在挣扎间磕到米杉的手骨,她嘤地一声,钻到身侧的胸口。

    他看见她从手腕皮肤渗出的粉红色,把镯子拨开,那块皮肤扶到嘴边吹气。

    “宝贝对不起——”没能把话说完,一股热流从胸口涌出。

    “痛——霖霖你轻轻地。要你抱抱。”

    傅皓霖心疼地皱起了眉,手镯的粉光又闪了两下,乳汁晕湿了衬衫。

    他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手镯。

    在网页上搜索到印第安部落导游公司的电话,打通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寥寥数语,他的语气却好像已经在身周结出了肃杀。米杉害怕,却依旧不舍地捂住傅皓霖暂时干涸的乳头,不安地看着暴怒的他。

    得亏是买的手机壳质量过硬,不然挂电话那往地上的一掷,定是屏幕四分五裂。

    傅皓霖脸色阴晴不定,“杉杉。”

    “他们说手镯的灵力”

    “是女巫魔法自动识别我们的思想,通过思想的取向来改变身体特征,让我们灵肉合一的办法。”

    “我当然不想。所以,是你”傅皓霖一只手顺着米杉腋下将她拎起,另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直视她的眼睛。

    冰山自从当了教授后,越来越有教导主任的铁腕气息。米杉天生惧怕老师,畏畏缩缩移开双眼,“我是有一点点想啦”

    傅皓霖厉声质问,“你喜欢乱舔那里就算了,居然想让我流流”嘴唇气的哆嗦,却终究说不出那个字,“你居然想让我流那个东西!成何体统!”

    在米杉眼里,我母吗?!气愤中,这些质疑流转成胸口每一滴溢出的温热草莓奶。

    米杉被拎得不得动弹,只能眼神乱转,“也也没有很想”

    她言不由衷的样子过于明显,傅皓霖每一块肌肉想向米杉展示的男人味已经生气得失去了理智  ,抬手扯断了那条脆弱蕾丝的内裤。

    “这么想灵肉合一吗?”傅皓霖声线里隐藏着暴风雨前的宁静。“我满足你。”

    米杉屁股一紧,他出差这么多天没做过了,现在这么生气地来要卒。

    “我来例假了痛痛”

    压在身上的力道顿时松懈下来。

    米杉轻巧地踹向傅皓霖的紧实腹部,反身坐在乖的如同狗崽一样的冰山身上。拉开他的内裤,用自己干燥的裸露下体蹭了蹭逐渐充血的海绵体。

    “杉杉,你”

    她漫不经心地将傅皓霖愈加膨胀的下体塞回内裤,“你以为我来例假了?”

    “我装的。”

    傅皓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米杉随意地向后拢了拢头发,“霖霖,你是个遵守承诺的人吗?”

    米杉清晨醒来头发只是蓬乱的散着,但居高临下坐在身上的她,被窗外的柔风裹上了明艳,他忍不住喉节微微滚动,“当然”

    “那你还老说要为我做一切!连neinei流奶都不愿意还说要为我做一切。骗人。从我的床上下去!”

    如果  我做错什么了,

    认错。

    再如果  我不知道做错什么了,

    认错。

    以上情况都没用的话,

    态度重新调整再认错。

    傅皓霖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来,以上为不被米杉关客房睡觉的黄金铁律。

    他一次又一次地把米杉赌气的脸扳过来,压到自己胸口上,无奈地叹息,“流奶就流奶,你喜欢就让他流,我不去处理掉了,全听杉杉的,好不好?”

    好在米杉也并不记仇,到了晚上已经两腿软软缠在他腰上了。

    幸福来得来快,傅皓霖觉得暂时不需要追究诸多哲学问题,诸如草莓奶从哪里来,又会流到哪里去。

    上身被羽毛刮过一样轻柔的力道反复撩拨,痒得他每一个神经元都在骚动。

    若有若无的湿意顺着米杉的唇部传上他的小腹,一路上升到最敏感的乳尖。

    他看得见米杉眼里的沉醉,心下一动,似是淡淡开口,“杉杉,换套衣服好不好?”

    傅皓霖从衣架角落找出被他藏起来那块小布料。

    “好。”米杉看都不看,就穿上上次被她嫌弃直接扔下床的黑蕾丝。

    冰山手心被自己得血液回流烫伤,抚摩上裸露在黑蕾丝外纤长的大腿。

    淡色的乳尖从蕾丝的间隙透出,引力吸着他,想要含上。

    耳际飘来米杉让人耳根酥软撒娇,“霖霖我换了,你也换一件好不好?”

    “?”

    米杉脸上的讨好溢于言表,他脊背凉。穿就穿,只要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真的好想好想看你穿。霖霖你穿一定很漂亮”

    傅皓霖警觉地抖开塞到手里那团布料,昏暗的灯光下。

    连身情趣内衣。

    蕾丝。

    白色。

    粉色丝带蝴蝶结。

    刚刚还在下体聚集的血直冲脑门,有血管从傅皓霖白的反光的皮肤下爆开。“杉杉!”

    “干什么!”米杉比他更大声,“我都穿了,你凭什么不穿!”

    “你给我穿这种东西是什么意思?!你你当我是女的?!”

    米杉理直气壮揉揉他内裤里一样生气的海绵体,“女的怎么有丁丁?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又一次环上他的颈部,软唇摩着耳骨,“霖霖你乖乖好不好,真的好想好想看你只要穿上,我下次穿100件别的给你看。”

    “情趣内衣就只是情趣呀。”

    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堵在胸口,傅皓霖转开了头。

    “不行。”

    “没有男的会穿这种东西。”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你老公看?”

    凛然了神色,把环在自己颈部的手扯开,大步迈向浴室,任由冰水浇灭剩余的欲火。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米杉已经睡着了。他的枕头被扔到躺椅上,意思不言而喻。

    他能对米杉10000个要求9999个顺应。可万分之一那件事,是底线。要是越线了,两人的相处模式是否会再次无法收场?

    不可能。

    他不可能妥协。

    傅皓霖拿上枕头,走去了客房。

    追-更:&#65377(woo1⒏ υi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